当前位置:厚黑学 > 厚黑学大全集 > 第27章 社会问题之商榷(3)

第27章 社会问题之商榷(3)

  孙中山的理想社会则不然,他主张的共产,是公司式的共产,不是家庭式的共产。他建国方略之二,结论说:“吾之国际发展实业计划,拟将一概工业,组成一极大公司,归诸中国人民公有。”民国十三年一月十四日,他对广州商团警察演说道:“民国是公司生意,赚了钱,股东都有份。”又说:“中华民国是一个大公司,我们都是这个公司内的股东,都是应该有权力来管理公司事务的。”十三年三月十日,对东路讨贼军演说道:“把国家变成大公司,在这个公司内的人,都可以分红利。”又说:“中华民国,是四万万人的大公司,我们都是这个公司内的股东。”由此可知孙中山的理想社会,是公司式的组织,绝非家庭式的组织,现在欧美的大公司,即可说是孙中山主义的试验场所。欧美各公司的组织法,比中国家庭的组织法好得多,这是无待说的,所以我们讲共产,应当采欧美公司式,不当采中国家庭式。家庭式的共产制,建筑在性善说上,带得有道德作用和感情作用;公司式的共产制,是建筑在经济原则上,脱离了道德和感情的关系。欧洲人的家庭组织,与中国人不同,他不知中国家庭之弊,故理想中的社会,走入了中国家庭式的轨道,孙中山是中国人,深知旧式家庭之弊,所以他的理想社会,采取欧美公司式,真可谓真知灼见。

  孙中山民生主义,是建筑在经济原则上,脱离了道德和感情的关系,我这话,是有实证的,《民生主义》第四讲说:“洋布便宜过于土布,无论国民怎么提倡爱国,也不能够永久不穿洋布,来穿土布……”或者一时为爱国心所激动,宁可愿意牺牲,但是这样的感情冲动,是和经济原则相反的,是不能持久的。惟公司式的共产则不然,股东中有在公司中办事的人,予以相当的报酬,不愿在公司中办事的人,听其自由,如此则“有所能而不尽”,也就无妨于事了。股东要需用公司中所出物品,由各人拿钱来买,自然不会有“取所需而无厌”的事,这就是公司式的共产,远胜家庭式共产的地方。中国的旧家庭,往往大家分小家,越分越小;欧美的公司,往往许多小公司,合并为一大公司,越合越大。中国旧家庭,数人或十数人,都会分裂,欧美大公司,任是几百万人,几千万人,都能容纳。我们把这种公司制扩大,使他容纳四万万人,就可成为全国共产,再扩之能容纳十五万万人,就可成为世界共产,这即是大同世界了。我把欧美的大公司,看作孙中山主义的试验场所,就试验的结果,下一断语曰:“公司式的共产制可以实行,家庭式的共产制不可实行。”将来我们改革社会,订立制度的时候,凡与中国家庭制类似的制度,都该避免,遇有新发生的事项,我们即在欧美公司中,搜寻先例,看公司中遇有此类事项,是用什么方法解决,如此办去,方可推行无阻。著者有了此种意见,所以认为解决社会问题的办法,是采用公司制的办法。

  我著《心理与力学》,创一臆说曰:“心理变化,循力学公例而行。”此发表后,很有些人说我是牵强附会的,后来我曾经考得,欧洲十七世纪时,有白克勒者,曾说:“道德吸引,亦若物理之吸力。”他尝用离心力和向心力以解释人类自私心和社交本能。又十八世纪与十九世纪之初,曾有人用牛顿之万引力律,以解释社会现象。可知我所说的,古人早已说过,并不是何种新奇之说。又我主张性无善无恶这个说法,中国告子早已说了的,告子说:“性犹湍水也。”湍水之动作,纯是循着力学公例走的。我说“心理变化,循力学公例而行”,算是把告子和白克勒诸人之说,归纳拢来的一句话,既是中外古人,都有此种学说,我这个臆说,或许不会大错。我用这个臆说,去考察孙中山的学说,就觉得他是深合宇宙自然之理的,他改革社会的办法,确与力学公例符合,兹再举两例如下:

  孙中山主张平均地权,他说:“令人民自己报告地价,政府只定两种条件,一是照原报的价抽税,一是照价由政府收买。这个办法,可使人人不敢欺骗政府,不敢以多报少,或以少报多,效用是很妙的。因为人民以少报多,原意是希望政府去买那块地皮,假设政府不买,要照原报之价去抽税,岂不受重税之损失吗?至于以多报少,固然可以减轻税银,假若政府要照原价收买,岂不是因为减税,反致亏本吗?地主知道了这种利害,想来想去,都有危险,结果只有报一个折中的实价,法则之善,是再无有复加的。”(《见孙中山演说集》第一编三民主义。)他这个办法,即是暗中运用力学原理,地价报多报少,可以自由,这是离心力,但是报多报少,都怕受损失,暗中有一种强制力,即是向心力,两力平衡,就成为折中之价了。孙中山讲民权主义曾说:“机器之发动,全靠活塞,从前的活塞,只能推过去,不能推回来,必用一个小孩子,去把他拉转来,后来经一个懒孩子的发明,逐渐改良,就成了今日来往自如的活塞,推过去了之后,又可以自动拉回来。”这是由于从前的机器只有推出去的离心力,没得拉回来的向心力,后来经懒孩子的发明,把二力配置停匀,机器就自能运动不已,不须派人拉动了。外国对于地价一层,设专官办理,不时还要发生诉讼之事。就像从前的活塞,要派小孩子拉动一样,偶而管理不周,机器就会发生毛病,这是由于此种制度,未把二力配置停匀之故,孙中山定地价的法子,内部藏有自由和强制两个力量,这两个力量是平衡的,所以不须派人去监督,人民自然不会报多报少,真是妙极了,非怪他自己称赞道:“法则之善,无有复加。”

  更以孙中山之考试制言之,中国施行考试制的时候,士子愿考与否,听其自由,这是离力,考上了有种种荣誉,使人歆羡,又具有引力,二力是平衡的,所以那个时候的士子,政府不消派人去监督他,他自己会三更火五更鸡,发愤用功。现在的学生,若非教职员督课严密,学生就不会用功,就像从前机器中的活塞,要派一个小孩子去拉动一般。现在各省设教育厅,设省视学,各县设教育局,设县视学,各校又设校长和管理员,督促不可谓不严,而教育之窳败也如故,学生之嬉惰也如故,其所以然之理,也就可以想见了。孙中山把考试制采入五权宪法,制订各种考试制度,以救选举制度之穷,可算卓识。

  综上所述,可知孙中山主义,纯是基于宇宙自然之理,其观察人性,绝未落性善性恶窠臼,我们用物理学的眼光看去,他的主张,无一不循力学公例而行,无一不合科学原理。

  世界进化之轨道.....................................................................................................................................

  大凡一国之中,每一制度,俱与其他制度有连带关系。我们试把古今中外,会通观之,即知每一时期的制度,都有共通的性质,都与那个时期的情形相适应。犹之冬寒夏暑一般,每一时期的饮食衣服,俱与那个时期气候相适应,我们如想改革社会,应当先把世界进化之趋势,审察清楚,一切设施才不致违背潮流。

  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成汤时三千国,周武王时一千八百国,到了春秋的时候,只有二百几十国,到了战国的时候,只有七国,到了秦始皇的时候,就成为一统。以后虽时有分裂,然不久即混一,仍不害其为一统之局。欧洲从前,也是无数小国,后来也是逐渐合并,成为现在的形势。由此知世界的趋势,总是由数小国,合并为一大国,由数大国,合并成一更大之国,渐合渐大,国数亦渐少。由这种趋势观去,终必至全球混一而后止。现在国际联盟,是全球混一的动机,发明了世界语,是世界同文的预兆,这种由分而合的趋势,我们是应该知道的。

  我们熟察宇宙一切事变,即知道社会进化,是以螺旋线进行,不是以直线进行。螺旋式的状态,是纵的方面越深,横的方面越宽。例如现在列强并峙,仿佛春秋战国一般,但是现在范围更广大,文化更进步,这就是螺旋式的进化。古人每说:“天道循环,无往不复。”可知他们已窥见这种回旋状态,但他们不知是螺旋形,误以为是环形,所以才有“循环无端”之说,假使宇宙事事物物之进行,都是循着一个圈子,旋转不已,怎么会有进化呢?我国古来流传有循环无端的谚语,所以才事事主张复古,这都是由于观察错误所致。古人说:“天道循环。”今人说:“人类历史,永无重复。”我们把这两说合并拢来,就成一个螺旋式的状态了。

  我国的兵制,可分为三个时期。春秋战国的时候,国际竞争剧烈,非竭全国之力,不足以相抗。故那时候行征兵制,全国皆兵,这算是第一个时期。后来全国统一了没得国际的战争,虽间有外夷之患,其竞争也不剧烈,无全国皆兵之必要。故第二个时期,就依分工之原则,兵与民分而为二,民出财以养兵,兵出死以卫民,就改行募兵制。现在入了第三个时期,欧亚交通,列强并峙,国际竞争剧烈,非竭全国之力,不能相抗,又似有全国皆兵之趋势。但务必强迫人民当兵,回复第一时期的制度,社会上一定纷扰不堪。这个时期的办法,应取螺旋进化的方式,参用第一时期的征兵制,而却非完全征兵制,把募兵制与全国皆兵之制,融为一致。平日用军事教育训练人民,即寓全国皆兵之意,有事时仍行招募法,视战事之大小,定招募之多寡,规定每省出兵若干,由各省酌派每县募若干,再由各县向各乡村分募,以志愿当兵者充之。我国人口四万万,世界任何国之人口,俱不及我国之多,故与任何国开战,均无须驱全国之人,与之作战,只须招募志愿当兵之人,已经够了。鼓之以名誉,予之以重赏,自不患无人应募,且此等兵出诸自愿,其奋勇敌忾之心,自较强迫以为兵者,热烈得多。否则把那些怯懦无勇的人,强迫到军中来,凑足人数,反是坏事不小。这个办法,可用力学公例来说明:当兵与否,听其自由,这是一种离力,当兵者享美名,得厚赏,又足以使人欣羡,是为一种引力。二力保其平衡,愿当兵者与不愿当兵者,各得所欲,社会上自然相安,又战事终了之后,解散军队,最为困难,如用上述招募法,事平后,由原籍之省县,设法安插,就容易办理了。

  我国婚姻制度,也可分为三个时期,上古时男女杂交,无所谓夫妇,生出之子女,知有母而不知有父,这个时候的婚制,只有离心力而无向心力,是为第一个时期。后来制定婚制,一与之齐,终身不改,夫妇间即使有非常的痛苦,也不能轻离,是为有向心力而无离心力,这是第二个时期的婚制。到了现在,已经是入了第三个时期,这个时期,是结婚自由,某女不必定嫁某男,而某男之爱情足以吸引她,某男不必定娶某女,而某女之爱情足以吸引他,由离心向心二力之结合,就成为第三时期的自由婚制。此种婚制,本来参得有一半上古婚制,也是依螺旋式进化的,许多青年男女,看不清这种轨道,以为应该回复上古那种杂交状态,就未免大错了。

  欧洲人民的自由,也可分为三时期,上古人民,穴居野处,纯是一盘散沙,无拘无束,极为自由,是为第一个时期。中古时,人民受君主之压制,言论思想,极不自由,是为第二个时期。自法国革命后,政府干涉的力量和人民自由的力量保持平衡,是为第三个时期。以力学公例言之,第一时期,有离心力而无向心力,第二时期,有向心力而无离心力,第三时期,向心离心二力,保其平衡。从表面上观之,这第三时期中,参有第一时期的自由状态,似乎是回复第一时期了,而实非回复第一时期,乃是一种似回复非回复的螺旋状态。卢梭生当第二时期之末,看见那种回旋的趋势,误以为应当回复到第一时期,所以他的学说,完全取第一时期之制以立论,以返于原始自然状态为第一要义。他说:“自然之物皆善,一入人类之手,乃变而为恶。”他的学说,有一半合真理,有一半不合真理,因其有一半合真理,所以当时倍受一般人之欢迎,因其有一半不合真理,所以法国大革命的时候,酿成非常骚动的现象,结果不得不由政府加以干涉。卒至政府干涉的力量与人民自由的力量保持平衡,社会方才安定,此乃天然之趋势。惜乎卢梭倡那种学说之时,未把这螺旋式进化的轨道看清楚,以致法国革命之初,冤枉死了许多人。

  人类分配财产的方法,是分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地球上的货财,为人类公有;第二个时期,把地球上的货财,攘为各人私有;第三个时期,公有私有,并行不悖。到了第三时期,俨然是把个人私有物,分出一半,公诸社会,带得有点回复第一时期的状态,实际是依螺旋式进化,并非回复到第一时期。

  我们把时代划分清楚,就知道何种学说适宜,何种学说不适宜。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是第二时期之末,将要入第三时期了。斯密士自由竞争的学说,达尔文优胜劣败的学说,都是第二时期的产物,故施行起来能生效,其说能耸动一时,但律以第三时期,则格不相入。所以斯密士之学说,曾生出资本家专制之结果。达尔文之学说,曾生出欧洲大战之结果,克鲁泡特金之互助论,却是第三时期的人应当行的轨道,惜乎克鲁泡特金发明这种学说,是旅行西伯利亚和满洲等处,从观察动物和野蛮人生活状态得来的。他理想中的社会,是原始的状态,换言之,即是无政府状态,因之他极力提倡无政府主义,他的学说,是有一半可取,有一半不可取。

  我们曾通观之,凡是反对第二时期制度之人,其理想中的社会,俱是第一时期的社会。中国人之梦想华胥国,梦想唐虞,与夫欧洲倡无政府主义的人,倡民约论的人,俱是把第一时期的社会,作为他们理想中的社会,俱是走入相同的轨道。他们这些人,都说人性皆善,也是走入相同的轨道,这是很值得研究的事。此外凡是不满意现在制度的人,其理想中的社会,无一不是原始状态,如打倒智识阶级,与夫恋爱自由等说法,都是回复原始时状态,我们用这种眼光,去研究现在各种学说,孰得孰失,就了如指掌了。

  孙中山的学说,是公有的赀财和私有的赀财并行不悖。他主张把那应该归公有者,划还公家,似乎是回复第一时期了,然而私有权仍有切实之保障,则又非完全回复第一时期,这种似回复非回复的状态,恰是依着螺旋进化的轨道走的。我们要解决社会问题,当知我国情形与欧美迥然不同。我国未通商以前,无论谁贫谁富,金钱总是在国内流转,现在国内金钱如水一般,向外国流去。例如外国运洋纱洋油,到中国来卖,我们拿金钱向他买,不久衣穿滥了,油点干了,金钱一去,永不回头,这是一种变形的抢劫。我国现在的情形,犹如匪徒劫城,全城之人,无一不被劫,不过受害有轻重罢了。我们对付外国劫贼,当行坚壁清野之法,不购外货,使他无从掠夺,才是正办。外国工人受欧美资本家之压迫,我国人民,也受欧美资本家之压迫,彼此的敌人是相同的,我国抵制外货和外国工人罢工,乃是一贯的策略,欧美工人攻其内,我们防堵于外,那些大资本家,自然就崩溃了。孙中山主张收回关税,以免外货之压迫,即是坚壁清野的办法,所以孙中山主义,在我国是很适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