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厚黑学 > 厚黑学大全集 > 第3章 厚黑学(3)

第3章 厚黑学(3)

  即空闲之意,分两种:一指事务而言,求官的人,定要把一切事放下,不工不商,不农不贾,书也不读,学也不教,一心一意,专门求官。二指时间而言,求官的人,要有耐心,不能着急,今日不生效,明日又来,今年不生效,明年又来。

  二、贡

  这贡字是借用的,四川的俗语,其意义等于钻营的钻字,“钻进钻出”,可以说“贡进贡出”。求官要钻营,这是众人知道的,但是定义很不容易下,有人说:“贡字的定义,是有孔必钻。”我说:“这错了!只说得一半,有孔才钻,无孔者无奈之何?”我下的定义是:“有孔必钻,无孔也要钻。有孔者扩而大之,无孔者,取出钻子,新开一孔。”

  三、冲

  普通所谓之“吹牛”,四川话是“冲帽壳子”,冲的功夫有两种:一是口头上,二是文字上;口头上又分普通场所及上峰的面前两种,文字上又分报章杂志及说帖条陈两种。

  四、捧

  就是捧场的捧字,戏台上魏公出来了,那华歆的举动,是绝好的模范。

  五、恐

  是恐吓的意思,是及物动词,这个字的道理很精深,我不妨多说几句。官之为物,何等宝贵,岂能轻易给人?有人把捧字做到十二万分,还不生效,这就是少恐字的功夫:凡是当轴诸公,都有软处,只要寻着他的要害,轻轻点他一下,他就会惶然大吓,立刻把官儿送来。学者须知:恐字与捧字,是互相为用的,善恐者,捧之中有恐,旁观的人,看他在上峰面前说的话,句句是阿谀逢迎,其实是暗击要害,上峰听了,汗流浃背。善捧者,恐之中有捧,旁观的人,看他傲骨棱棱,句句话责备上峰,其实受之者满心欢喜,骨节皆酥。“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大匠能人与规矩,不能使人巧”,是在求官的人细心体会,最要紧的,用恐字的时候,要有分寸,如用过度了,大人们恼羞成怒,作起对来,岂不就与求官的宗旨大相违背?这又何苦乃尔,非到无可奈何的时候,恐字不能轻用。

  六、送

  即是送东西,分大小二种:大送,把银元钞票一包包的拿去送;小送,如春茶、火肘,及请吃馆子之类。所送的人,分两种:一是操用舍之权者;二是未操用舍之权,而能予我以助力者。

  这六字做到了,包管字字发生奇效,那大人先生,独居深思,自言自语:某人想做官,已经说了许久(这是空字的效用),他和我有某种关系(这是贡字的作用),某人很有点才智(这是冲字的效用),对于我很好(这是捧字的效用),但此人有点歪才,如不安置,未必不捣乱(这是恐字的效用),想到这里,回头看看桌上黑压压的,或者白亮亮的堆了一大堆(这是送字的效用),也就无话可说,挂出牌来,某缺由某人署迎。求官到此,可谓功行圆满了。于是走马上任,实行做官六字真言。

  做官六字真言

  做官六字真言:“空、恭、绷、凶、聋、弄”。此六字俱平声,其意义如下:

  一、空

  空即空洞的意思,一是文字上:凡是批呈词,出文告,都是空空洞洞的,其中奥妙,我难细说,讲到军政各机关,把壁上的文字读完,就可恍然大悟;二是办事上,随便办什么事情,都是活摇活动,东倒也可,西歪也可,有时办得雷厉风行,其实暗中藏有退路,如果见势不佳,就从那条路抽身走了,绝不会把自己牵绊着。

  二、恭

  就是卑恭折节,胁肩谄笑之类,分直接间接两种,直接是指对上司而言,间接是指对上司的亲戚朋友丁役及姨太太等类而言。

  三、绷

  即俗语所谓绷劲,是恭字的反面字。对下属及老百姓而言,分二种:一种是仪表上,赫赫然大人物,凛不可犯;二是言谈上,俨然腹有经纶,槃槃大才。恭字对饭甑子所在地而言,不必一定是在上;绷字对非饭甑子所在地而言,不必一定是下属和老百姓。有时甑子之权,不在上司,则对上司,亦不妨厚;有时甑子之权,操之下属或老百姓,又当改而为恭。吾道原是活泼泼地,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也。

  四、凶

  只能达到我的目的,他人卖儿卖妇,都不必顾忌,但有一层应当注意,凶字上面定要蒙上一层仁义道德。

  五、聋

  就是耳聋:笑骂由他笑骂,好官我自为了。但,聋子中包含有瞎子的意义,文字上的诋骂,闭着眼睛不看。

  六、弄

  即弄钱之弄,俗语读作平声。千里来龙,此处结穴,前面的十一个字,都是为了这个字而设的。弄字与求官之送字是对照的,有了送就有弄。这个弄字,最要注意,是要能够在公事上通得过才成功,有时通不过,就自己垫点腰包里的钱,也不妨;如果通得过,任他若干,也就不用客气了。

  以上十二字,我不过粗学大纲,许多的精义,都没有发挥,有志于官者,可按着门径,自去研究。

  办事二妙法

  一、锯箭法

  有人中了箭,请外科医生治疗,医生将箭杆锯了,即索谢礼,问他为什么不把箭头拔出,他说:“那是内科的事,你去寻内科好了。”这是一段相传的故事。

  现在各级机关,与夫大办家事,都是用这种方法。譬如批呈词:“据呈某某等情,实属不合已极,仰候令饬该县知事,查明严办。”“不合已极”这四个字是锯箭杆,“该知事”是内科。抑或“仰候转呈上峰核办”,那“上峰”就是内科。又如有人求我办一件事情,我说:“这个事情我很赞成,但是,还要同某人商量。”“很赞成”三个字是锯箭杆,“某人”是内科。又或说:“我先把某部分办好了,其余的以后办。”“先办”是锯箭杆,“以后”是内科。此外有只锯箭杆,并不命其寻找内科的,也有连箭杆都不锯,命其径寻内科的,种种不同,细参自悟。

  二、补锅法

  做饭的锅漏了,请补锅匠来补,补锅匠一面用铁片刮锅底煤烟,一面对主人说:“请点火来我烧烟。”他乘着主人转背的时候,用铁锤在锅上轻轻的敲几下,那裂痕就增长了许多,及主人转来,就指给他看,说道:“你这锅裂痕很长。上面的油腻了,看不见,我把锅烟刮开,就现出来了,非多补几个钉子不可。”主人埋头一看,很惊异地说:“不错!不错!今天不遇着你,这口锅子恐怕不能用了。”及至补好,主人与补锅匠,皆大欢喜而散。

  郑庄公纵容共叔段,使他多行不义,才举兵征讨,这就是补锅法了。历史上这类事情是很多的。有人说:“中国变法,有许多地方是把好肉割了下来医。”这就是变法诸公,用的补锅法,在前清官场,大概是用锯箭法。民国初年,是锯箭补锅二法互用。

  上述二妙法,是办事的公例,无论古今中外,合乎这个公例的就成功,违反这个公例的即失败。管仲是中国的大政治家,他办事就是用这两种方法,狄人伐卫,齐国按兵不动,等到狄人把卫灭了,才出来做“举灭国继绝死”的义举,这是补锅法;召陵之役,不责楚国僭王号,只责他包茅不贡,这是锯箭法。那个时候,楚国的实力,远胜齐国,管仲敢于劝齐桓公举兵伐楚,可说是把锅敲烂了来补。及至楚国露出反抗的态度,他立即锯箭了事。召陵一役,以补锅法始,以锯箭法终。管仲把锅敲烂了能把它补起,所以称为天下奇才。

  明季武臣,把流寇围住了,故意放他出来。本是用的补锅法。后来制他不住,竟至国破君亡。把锅敲烂了补不起,所以称为“误国庸臣”。岳飞想恢复中原,迎回二帝,他刚刚才起了取箭头的念头,就遭杀身之祸,明英宗也被捉去,于谦把他弄回来,算是把箭头取出了,仍然遭杀身之祸。何以故?违反公例故。

  晋朝王导为宰相,有一个叛贼,他不去讨伐,陶侃责备他,他复信说:“我遵养时晦,以待足下。”侃看了这封信笑说:“他无非是‘遵养时贼’罢了。”王导“遵养时贼”以待陶侃,即留着箭头专等内科。诸名士在新亭流涕,王导变色曰:“当其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对泣。”他义形于色,俨然手执铁锤,要去补锅,其实说两句漂亮话就算完事;怀念二帝,陷在北边,永世不返,箭头永未取出。王导这种举动,略略有点像管仲,所以历史上称他为“江左夷吾”,读者如能照我说的方法实行,包管他成为管子而后的第一大政治家。

  结论.....................................................................................................................................................................

  我把厚黑学讲完了,特别告诉读者一个秘诀,大凡行使厚黑之时,表面上,一定要糊一层仁义道德,不能把它赤裸裸的表现出来,王莽之失败,就由于露出了的原故。如果终身不露,恐怕至今孔庙中,还会写一个“先儒王莽之位”大吃其冷猪肉。

  韩非《说难》篇,有曰:“阴称其言,而显弃其身。”凡是我的学生,定要懂得这个法子。假如有人问你:“认得李宗吾否?”你就取出最庄严的面孔说道:“这个人坏极了,他是讲厚黑学的,我认他不得。”口虽如此说,而心中则恭恭敬敬的,供一个“大成至圣先师李宗吾之位”。果能这样做,包管你做出许多惊天动地的事业,为举世所佩仰,死后还要入孔庙吃冷猪肉。所以我每听见有人骂我,就非常高兴,说道:“吾道大行矣。”

  还有一层,我说:“厚黑上面,要糊一层仁义道德。”这是指遇着道学先生而言,假如遇着讲性的朋友,你也同他讲仁义道德,岂非自讨没趣?这个时候,则应当糊上“恋爱神圣”四字。难道他不喊你是同志吗?总之,面子上是应当糊以什么东西,是在学者应时地,神而明之,而事子的厚黑二字,则万变不离其宗,有志斯学者,细细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