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厚黑学 > 厚黑学大全集 > 第54章 厚黑教主传(8)

第54章 厚黑教主传(8)

  我尝说:“‘君主’之命该革,‘圣人”之命尤其该革;民族独立,思想更该独立。”这可以做为他的中心思想看,在世俗之中,他确够得上是一只乌鸦,一只猫头鹰,从来不会呢喃婉转的讨人欢心,只为是哑、哑、哑、咕、咕、咕的叫个不停!

  “文化太保”话李敖................................................................................................................................

  李敖,从写《播种者胡适》起到著作《胡适评传》止,捧他的人,说他受过“良好的逻辑训练”,有“深厚的史学基础”,“思考绵密,文笔轻快”,“能见人之所未见,言人之所不敢言”,无论杂文小品,长篇论著,都有“独到之处”,文字别创一格,是“何典之后第一人”。骂他的人,说他深文周纳,“登龙有术”,以骂人为乐恬不知耻,是弥衡一类的狂人。

  事实上,李敖是台大研究所的研究生,是《文星》杂志解聘的主编,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是没有喝过洋水的土学士,而最重要的是,目前还是“无业游民”。

  摆在眼前的事情,有点令人困扰,你说他是胡派人物吗?而《胡适评传》,被真正捧胡的人,奉胡为衣食父母的人,指为是“一部谤书”。您说他是反胡人物嘛,又不大见容于真正反胡的硬汉。他公开承认受过胡适的“馈赠”——书和变——“你比我更了解胡适”。他一面“歌颂”胡先生,一面说要捏他、捶他……

  如果我们不否认台湾制式教育的效果,我们没有理由相信一个被制式教育塑造出来的人,能完全摆脱“文化传统”。换一句话说,此公经常长袍一袭,您能说他没有一丝“义和团分子”的味道?可是,他以“一丝不挂”为题做文章,他为纪翠绫的“唯美主义”撑腰,他竟然大逆不道的“侮辱师长”,他……唉,他就是这么一个怪物。

  “全盘西化?”西方是个什么样子?他和您我一样,未越国门一步,知道个啥?可是他下笔如有神,说得天花乱坠,头头是道。你不看他的文章则已,稍一过目,不是拍案称奇,就是恨入骨髓。要嘛,跟他现代化;要嘛,把他空投美国。此其间,不会有半点“无动于衷”的保留。一个没有正式受过西洋教育的人,况且还要玩古董的,对洋玩艺儿崇拜、向往、醉心到这步田地,自己“超越前进”也就算了,还要硬牵着别人的鼻子走,似乎不走还不行。我只好也把它列入“今古奇观”这一类。

  一个“天生的怪人”,生活在这个千奇百怪的社会里,做出许多怪事,似乎是颇为正常的。他损人、挖苦人、辣辣的骂人,还要把人带进法院,对簿公堂。他反传统、反文化遗产、反社会“善良风气”,一个劲儿的反到底。他笔锋所至,不论亲疏,学者名流固无论矣。连颇为善待他的先后同学、名女作学家于梨华,也要带上一笔。揭他们的底牌,抓他们的疮疤。这样的人,成为众矢之的,似乎也是颇为正常的。

  问题是:我们只应该注意他所做、所说,而不应该根据这些去旁征博引,考虑到“思想问题”。来台湾时,才是十几岁的孩子,不可能跟那“一帮人”搭上丝毫关系,这是浅而分明的事实和道理。一种争论,在任何一方问题牵涉到争论以外的问题,或许才是“送帽专使”。

  李敖是在沉闷的世局、多难的国家、动荡的社会、文化的阻滞、思想的闭塞、人心的苦闷……许许多多的因素下,所孕育出来的“产物”。他象征着知识青年的反动、衔撞和狂热,而这一些似乎只是为文化的落后而发的。如果我们有所不满,只能怨我们这一代太不争气,或者是上一代没有努力,没有为青年划出一个可以遨游的天地。圈子缩得愈小,活动的范围愈狭窄,各式各样的反抗,就算是怪现象吧,也就愈多。李敖,他所做的,只不过是一个综合性的另一不满表现而已。

  作为一个青年,一个旁观者,对于所谓“李敖问题”,雅不见人施于太大的压力。多少怪现象,我们都容纳了。一个吵吵闹闹的“孩子”,还容纳不了?我们面对的敌人,有那么多唬人的玩艺,尚且无所畏怯,区区李敖,一怪物耳,何足道哉?

  寒爝等

  林语堂评厚黑学......................................................................................................................................

  近人有个李宗吾,四川富顺自流井地方人,看穿世态,明察现实,先后发布“厚黑学”“厚黑经”“厚黑传习录”。著书立说,其言最为诙诡,其意最为沉痛。千古大奸大诈之徒,为鬼为蜮者,在李宗吾笔下烛破其隐。

  世间学说,每每误人,惟有李宗吾铁论“厚黑学”不会误人。知己而又知彼,既知病情,又知药方,西洋镜一经拆穿,则牛渚燃犀,百怪毕现,受厚黑之牺牲者必少,实行厚黑者,无便宜可占,大诈大奸,亦无施其技矣。于是乎人与人之间,只得“赤诚相见”,英雄豪杰,攘夺争霸,机诈巧骗,天下攘攘,亦可休矣。亚李之厚黑学,有益于世道人心,岂浅鲜哉。读过中外古今书籍,而没有读过李宗吾“厚黑学”者,实人生憾事也。此时此境,我论此“学”,作此文,岂徒然耶?

  李氏著述厚黑学,限于篇幅,择其最精警扼要处,介述于下:

  上古时代,人民浑浑噩噩,无所谓厚,无所谓黑,天真烂漫,从来人民知识渐开,机变百出,黑如曹操,厚如刘备之流,应运而生……

  三国英雄,首推曹操心子黑,他杀吕伯奢、杀孔融、杀杨修、又杀皇后皇子,杀……“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心子之黑,空前未有,有黑如煤炭的心子,称为一世之雄!

  刘备脸皮厚,他依曹操、依吕布、依刘表、依孙权、依袁绍,东窜西走,寄人篱下,恬不知耻,且生平善哭,遇到不能解决之事,对人痛哭一场。俗云:“刘备的江山,是哭出来的。”他和曹操,一个心子最黑,一个脸皮最厚,你无奈我何,我无奈你何,所以曹操说:“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

  此外有个孙权,他和刘备同盟,且是郎舅之亲,忽然袭取荆州,把关羽杀了,无奈心子黑不到底,跟着向蜀请和。他与曹操比肩称雄,抗不相下,忽然又在曹丕驾下称臣,皮厚又有如刘备。但厚不到底,随着与魏绝交。

  孙权黑不如操,厚不如备,但黑厚俱有,也是个英雄。他们三个人,把各人的本事施展出来,你不能征服我,我不能征服你,就把天下分而为三。

  后来,曹仁、刘备、孙权相继死去,司马氏父子乘时崛起,他是受了曹刘诸人的陶铸,集厚黑学之大成,欺他寡妇孤儿,心子也黑,能受巾帼之辱,脸皮厚极。天下乃归司马氏矣!

  再如汉的项羽,拔山盖世之雄,喑鸣叱咤,而竟身死东城。韩信谓其“妇人之仁,匹夫之勇。”“妇人之仁”是心有所不忍,心子不黑;“匹夫之勇”,最受不得气,脸皮不厚。鸿门之宴,项羽和刘邦同坐一席,项羽已经把剑取出来了,只要在刘邦的颈上一割,“太祖高皇席”的招牌马上可以挂出,他偏偏徘徊不忍,竟被刘邦逃走。垓下之败,如果渡过乌江,卷土重来,尚不知“鹿死谁手”,他偏偏说:“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念我,我有何面目见之?纵彼不言,籍独不愧于德乎?”又说:“此天亡我,非战之罪。”

  又拿刘邦本事研究,《史记》载项王问汉王曰:“天下匈匈数岁,徒以吾两人耳,愿与汉王挑战,决雌雄。”汉王笑谢曰:“吾宁斗智不斗力。”还有自己的父亲,身在俎下,他要分一杯羹;亲生儿女,孝惠鲁元,楚兵追至,他能推他下车;后来又杀韩信,杀彭越。“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刘邦的心子,岂是“妇人之仁,匹夫之勇”的项羽所能梦见!太史公著《本纪》,只说刘邦隆准龙颜,说项羽是重瞳子,独于两人面皮厚薄,心子的黑浅,未有提及。

  刘邦天资高(?)、学历深(?),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五伦打破;礼义廉耻,扫除净尽,所以能够平荡群雄,统一海内,厚黑无比!

  韩信脸皮最厚,人人知道的韩信胯下之辱,能够忍受。惟“黑”字欠工夫,终至“身首异处”。

  统而言之,一部廿四史,“厚黑而已”。李宗吾曰:“厚黑之人,能得千乘之国;苟不厚黑,简食豆羹不可得。”又曰:“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厚黑也者,其为人之本欤?”

  李宗吾尚述及厚黑传习录:“求官六字真言”、“办事二妙法”等,另著《心理与力学》一书,在此姑不多述。

  李氏于一九四二年冬抗战时期,死于成都。抗战时期,李氏著作,风行西南,人手一册大家细妙阅读,咸谓意味无穷,全面妙言快语云。

  李氏死了。要知李氏发布“厚黑学”,是积极的,并非消极的。不是只嬉笑怒骂而已,对社会人心,实有“建设性”。旨在“烛破奸诈”,引人入正,他在“厚黑学”自序里有言:

  “……最初民风浑朴,不厚不黑,忽有一人又厚又黑,众人必为所制,而独占优势。众人见了,争相仿效,大家都是又厚又黑,你不能制我,我不能制你,独有一人,不厚不黑,则此人必为街人所信仰,而独占优胜。譬如商场,最初商人,尽是货真价实,忽有一卖假货者,掺杂其间,此人必大赚其钱。大家争仿效,全市都是假货,独有一家货真价实(认清口标),则购者云集,始终不衰、不败……”

  世乱正殷,“英雄豪杰”满天下,出卖灵魂,认贼作父,表面糊上一层仁义道德,爱国救民,动人听闻,一究其实,心之黑,脸之厚,较三国时曹操、刘备、孙权,尤有过之。正义沦亡,是非不辨,无法无天以枪杆武器作后盾,大行其厚黑之道。小焉者,只图自己衣食,乃为人工具,为人傀儡,摇旗呐喊,人云亦云,厚颜事人,跟了人家亦步亦趋,帮凶与帮闲,不是黑便是厚,天下扰乱,国乱民困,厚黑猖獗。

  李宗吾(别署“独尊”、“蜀酋”)厚黑学之发布,已有三十多年,厚黑学一名词人多知之,试对人曰:“汝习厚黑学乎”,其人必勃然大怒,认为……此即李宗吾发布厚黑学之精髓处,收效如何?不言可知!大哉孔子!三代上有圣人,三代下圣人绝了种,怪事也!然则近代之新圣人,其唯发布厚黑学之李宗吾乎!(拍桌)

  柏杨谈论厚黑学.....................................................................................................................................

  天下有很多“奇缘”的事,使人无法解释。柏杨先生之得来“厚黑教主传”,便属其中之一。这本《厚黑教主传》和《厚黑学》,都是绝物版书,曾经托许多朋友代觅一读,以便大开茅塞,结果全归失望。不料前天忽然接寒爝先生电话,告曰:“你下午在家等我,我有一本好书可借你。”届时驾至,原来是他以五百元代价在书摊购得之《厚黑教主传》也,大喜,留吃晚饭,以示谢意。这本书之好,在于告诉国人,一个盖世奇才,对日非的世局,其内心的悲愤和痛苦是如何沉重。李宗吾先生一生为人作事,比柏杨先生不知道高级多少,直可惊天地而泣鬼神。而他鼓吹“厚黑”,硬揭大人先生和鱼虾虾蚧的疮疤,其被围剿,自在意中。在全部厚黑学和传记之中,有两点值得大书特书,国人不可不知焉。

  一是,他曰:“大凡行使厚黑之人,表面上一定要糊一层道德仁义,不能赤裸裸的表现出来。凡是我的学生,一定要懂得这个法子,假如有人问你:‘认识李宗吾否?’你就放出最庄严的面孔,说道:‘这个人坏极了,他是讲厚黑学的,我不认识他。’”

  二是,有一个道貌岸然之官,闻李宗吾先生提倡厚黑学而义愤慎膺,为了一本“薄白学”,在成都报上发表,痛斥李宗吾先生狼心狗肺,贻害苍生。结果,该官因贪污渎职,奸淫扰民,被处死刑,其尊头悬在少成公园,以观其“薄白学”之风行于世焉。

  这两件事,给我们很多启示,现在且介绍一二,此中学问甚大,不可等闲视之也。我们介绍的行情是,尽可能每天一个题目,顶多再分上中下,以求符合“倚梦闲话”的体例。

  在全部厚黑学中,李宗吾先生以谈三国英雄开始,他曰:“三国英雄,首推曹操,他的特长,全在心肠黑,他杀吕伯奢,杀孔融,杀杨修,杀董承,杀伏完,又杀皇后皇子,悍然不顾,并且明日张胆地说:“宁我负人,无人负我!”心肠之黑,真是达于极点,有了这样本事,当然称为一世之雄。

  其次要算刘备,他的特长,全在脸皮厚,他依曹操,依吕布,依刘表,依孙权,依袁绍,东窜西走,寄人篱下,而且善哭。做三国演义的人,更把他写的惟妙惟肖,遇到不能解决的事情,对人痛哭一场,立即转败为胜。所以俗言云:“刘备的江山,是哭出来的。”这是一个大有本事的英雄,他和曹操,可称双绝。当他们煮酒论英雄的时候,一个心肠最黑,一个脸皮最厚,一堂晤对,你无奈我何,我无奈你何,环顾袁本初诸人,鄙卑不足道,所以曹操曰:“天下英雄,惟使君与操耳”。

  此外还有一个孙权,他和刘备同盟,并且是郎舅之亲,忽然袭取荆州,把关羽杀了。心肠之黑,仿佛曹操,无奈黑不到底,跟着向蜀请和,其黑的程度,就要比曹操稍逊一点。他与曹操比肩称雄,抗不相下,忽然在曹丕驾下称臣,脸皮之厚,仿佛刘备,无奈厚不到底,跟着与魏绝交,其厚的程度,也比刘备稍逊一点。他虽是黑不如操,厚不如备,却是二者兼具,也不能不算是一个英雄。他们三个人,把各人的本事施展出,你不能征服我,我不能征服你,那时的天下,就不能不分而为三。

  后来曹操、刘备、孙权,相继死了,司马氏父子乘时而起,他算是受了曹刘诸人的熏陶,集厚黑学之大成,他能够欺人寡妇孤儿,心肠之黑,与曹操一样,能够受巾帼之辱,脸皮之厚,还更甚于刘备。我读史见司马懿受巾帼这段事,不禁拍案大叫:“天下归司马氏矣!”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天下就不得不统一。这都是事有必至,甚有固然。

  诸葛武侯,天下奇才,是三代下第一人,遇着司马懿还没有办法,他下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决心,终不能取得中原尺土寸地,竟至呕血而死,可见王佐之才,也不是厚黑学名家的敌手。

  以上是李宗吾先生的厚黑经原文,接着他便追溯而上,而举楚汉的事来证明。盖项羽先生不厚不黑,所以失败;刘邦先生既厚且黑,故能成功。刘邦先生的心肠之黑,是与生俱来,可谓“天从之圣”。至于脸皮之厚,还需加点学力。他的业师,就是三杰中的张良先生,张良先生的业师,是那位圯上的老人,衣钵真传,彰彰可考。圯上受书一事,老人的种种作用,无非是教张先生脸皮厚也,张先生拿来传授刘先生,一指点即明。试问不厚不黑的项羽先生,怎能是他的敌手乎?韩信先生能受胯下之辱,可说是脸皮很厚,无奈他的心肠不黑,偏偏系念着刘邦先生“解衣推食”之恩,下不得毒手。后来长乐宫内,身首异处,夷及三族,都是咎由自取。范增先生千方百计想教项羽杀死刘邦先生,可以说心肠很黑,无奈他脸皮不厚,一受离间,便大怒求去,结果把自己的老命和项羽先生的江山一起送掉,真是活该得很也。

  李宗吾先生结论曰,他把这些人的故事,反复研究,才将千古不传的成功秘诀,发现出来,一部廿四史,必须持此观点,才读得通。这种学问,原则上很简单,运用起来却很神妙,小用小效,大用大效,故他以“厚黑教主”自居,努力说法,普渡众生。

  有“学”便有“经”。经,在国人眼光中的地位,尊严万分,李宗吾先生乃奉天承运,发明了“厚黑经”,以阐扬“厚黑学”焉。

  厚黑经开宗明义曰:

  李宗吾曰:“不薄之谓厚,不白之谓黑,厚者天下之厚脸皮,黑者天下黑心子。此篇乃占人传授心法,宗吾恐其久而灭也,故举之于书,以授世人。其书始言厚黑,中散为万事,末复合厚黑,放之为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面与心,其味无穷,皆实学也。善读玩索而有得焉,则终身用之,有不能尽者矣。”

  正文套四书中庸,曰:“天命之谓厚黑,率厚黑之谓道,修厚黑之谓教,厚黑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厚黑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厚,恐惧乎其所不黑。莫险乎薄,莫危乎白,是以君子必厚黑也。喜怒哀乐皆不发谓之厚,发而无顾忌谓之黑。厚者,天下之大本也;黑者,天下之大道也。致厚黑,天地畏焉,鬼神惧焉。”

  李宗吾曰:“厚黑之道,本诸身,徵诸众人,考诸三王而不缪,建诸天地而不悖,质渚鬼神而无疑,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

  李宗吾:“天生厚黑于予,世人其如予何。”

  李宗吾曰:“刘备吾不得而见,曹操斯可矣;曹操吾不得而见,得见刘备孙权斯可矣。”

  李宗吾曰:“如有项羽之才之美,使厚且黑,刘邦不足观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