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厚黑学 > 厚黑学大全集 > 第59章 厚黑教主传(13)

第59章 厚黑教主传(13)

  有人中了箭,请外科医生治疗,医生将箭锯断了,即索诊金。问他:“为什么不把箭头取出?”他说:“那是内科的事,你去问内科好了。”这是一个相传的故事。

  现在(按系指作者那个时代,决非现在新时代。)有些机关办事的大人先生们,确是采用这项办法,譬如批呈词:“据称某某等情,实属不合已极,仰候令饬该×××查明严办。”

  “不合已极”,这四个字是“锯箭杆”,“该×××”是“内科”。抑或“仰候转呈上峰核办”,那“上峰”亦就是“内科”。

  又如有人求我办一件事情,我说:“我先把某部分办了,其余的以后办。”“先办”是“锯箭杆”,“以后”是内科。【客批:某君在此更增广为:“开会亦可列为一例,如“原则可行”是“外科”,“提会讨论”是“内科”,亦妙!】

  此外有只锯箭杆,并不命其寻找内科的;也有箭杆都不锯,即命其径找内科的,种种不同,细参自悟。【客批:“百年魔怪舞翩翩”,这真是旧时代的行政游戏。养肥了多少冗官,误尽了多少苍生,诚堪一叹!】

  补锅法

  做饭的锅破漏了,请补锅匠来补,补锅匠一面用铁片刮锅底煤烟,一面对主人说:“请点火来我烧烟。”他于是乘着主人转身不在的时候,用铁锤在锅上轻轻的敲几下,那裂痕就增长了许多。及至主人转身,他就煞有介事的指给他看,说道:“你这锅裂痕很长,上面油腻灰污了,看不清楚。我将锅烟刮开,就显出来了,非多补几个钉子不可。”【客批:“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世间一切战争动乱,无非都是此类野心家人为的勾当,其作用在混水摸鱼,或多补几个钉子找利也。】

  主人低头察看,很为惊异地说道:“不错,不错,今天不遇着你,这口锅子不能使用了。”【客批:愚暗小民,憨态可掬。】

  及至补好,主人与锅匠,乃皆大欢喜。【客批:笑掉野心家大假牙门,上述“补锅”“锯箭”两种方法,近代某些衙门与机关里面的办事先生就经常使用着。大而言之,有些伟大的政治家在处理国家大事时,也时时祭出这个法宝。举例来说:管子(仲)总是中国历史上数一数二的政治家。他老先生就是使用此法的“高手”,凭此玩弄着“政治魔术”。【客批:政者正也,舍正道而勿由,玩弄魔术,则亦旁门左道矣。】

  譬如狄人伐卫,齐国(管仲)按兵不动。等到狄人把卫国灭了,他老先生才出来行“兴灭国,继绝世”的义举,就是用“补锅法”。【客批:即让人敲烂了锅再来补好。】

  召陵之役,他不责“楚国僭王号”,只责他“包茅不贡”,这就是用的“锯箭法”。【客批:补锅,锯箭,乃“两段医术论”也,其“两次革命论”之始祖乎?】

  那个时候,楚国的实力,还胜齐国。齐管仲敢于劝齐桓公与兵伐楚,可以说是想把锅(齐国)敲烂了来补(治理)。及待楚国露出反抗的态度时,他即立刻锯箭了事。

  召陵一役,以“补锅法”始,以“锯箭法”终。管仲能把敲烂了的锅补好,所以史家就称赞他为“治世能臣”。【客批:管氏地下有灵,想亦会笑掉大牙的。】

  晋朝王道为宰相时,有一个叛贼作乱,他并不去讨伐。【客批:拥兵自娱,挟寇自重,古今一辙,如今为烈耳。】陶侃驰函责备他,他覆陶信说:“我遵养时晦,以待足下。”

  侃看了这封信,笑道:“他无非是‘遵养时贼’罢了。”王道“遵养时贼”以待陶侃,即是留著“箭头”等“内科”。

  诸名士在新亭流涕,王道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光复神州,何至作楚囚对泣?”【客批:古曰“神州”,今称“大陆”。】他却现于同色,煞有介事,俨然手执铁锤,要去补锅,其实只是说几句漂亮话完事。怀念二帝,陷身北地,“箭头”永未取出。【客批:此与今之唱高调吠口号者何以别乎?“神州光复”,只是天大骗局一耳。】

  王道的这种举措,略略近似管仲,所以史家就称赞他为:“江山夷吾。”【客批:实际上还不是一丘之貉!】

  结语精华批注

  韩非“说难篇”有云:“阴称其言,而显弃其身。”凡是我的读者与门生,一定要懂得这一层妙理。

  因此,假如有人问起你们:“知道李宗吾这个人么?”你们就不妨放下最庄严的面孔,并装着最痛心疾首的神色,答道:“哼!李宗吾么!这个坏蛋,他是讲‘厚黑学’的什么‘厚黑教主’。我认他没有得!”【客批:即“显弃其身”’。】

  嘴里虽然如此说,但心中则必然恭敬的在家中或办事处所,供奉一个“大成至圣厚黑学先师李宗吾夫子之位”。【客批:即“阴称其言”。】

  如能这样做,则我敢保证大家一定能干出许多惊天地而泣鬼神的伟大事业!一如古今一切所谓“大英雄”“大豪杰”!【客批:读书至此,叹观止矣!特拟偈语四句:“不厚不黑,身败名裂;既厚且黑,功成利得。”这话怎讲?因“厚黑学”是一门战斗性很强的学术,所谓“厚”者,防御术也;“黑”者,攻击术也。人性欺善怕恶,遇上此辈红花脸黑心肝,战斗性很强(狠、恶)的家伙,只有“敬鬼神而远之”,任其胡为乱干,宰制一切。于是他们就功成利得,得其所哉。于是,一切婆婆妈妈,甘做“好好先生”或“善男信女”的善类,则当然就会“身败名裂”,甚至弄到“箪食豆羹不可得”。善哉!善哉!天机不可再泄矣!】

  附录三李宗吾年谱

  1879年2月3日,一代奇人李宗吾,出生于四川富顺自流井汇柴口小竹湾(今属自贡市)。

  1881—1882年,因顽皮蛮横,被家人呼为“人王”。以此起名为世全,后改为世铨。

  1885年,患咳嗽病,久治不愈,遂成哮喘病,体质虚弱。

  1887年,接受启蒙教育,先后从陈、郑老师读书。

  1890年,跟随关海渊老师读书,关老师除讲解《龙文鞭影》《千家诗》外,还教李宗吾习作八股文和试帖诗,并指导其阅读史书。

  1892年春,同五哥李世源一同入茂源井三刘私塾读书。三位刘老师中,年轻的建侯老师,对宗吾影响最大。

  1894年,三老师分馆,宗吾跟随性格严谨的刘应文(七老师)读书,七老师对宗吾特别赏识,4年后推荐他到书院读书。此年曾改名,由李世铨改为李世楷,字宗儒。

  1898年,入三台书院,次年转入炳文书院,从山长卢翊廷系统学习八股文做法。他作文爱标新立异,颇得师长赏识。

  1900年,富顺县试中考取第一名,获秀才功名。同学雷民心、雷铁崖兄弟,在院试中分别考取第一名和第七名。

  1902年,考取四川省城高等学堂(今四川大学),但因故未立即入学。

  1902—1903年,与雷民心、曾龙骧等人在家中自学。

  1903年11月—1907年,入省城高等学堂优级理科师范班。在校期间,他刻苦学习,接受新思想,参加同盟会等革命组织。毕业时因成绩优异,清廷奖赏他举人功名。由于对传统之儒家思想颇有非议,认为“宗法孔子”不如“宗法自己”,故改名为宗吾。

  1907年,参与谋划刺杀四川总督赵尔丰,后因泄密未成,同学张列五、杨维等人遭通缉。宗吾因非主谋,得以幸免。

  1908年,在家乡富顺中学任教习,同学王简恒任校长,廖绪初任县视学,谢绶青同任教习。

  1909年,王简恒辞职,宗吾接任富顺中学校长。

  1910年夏,因长夜难眠,苦思中国几千年历史,终于从“三国旧事”中,悟出脸厚心黑之理,进而发明惊世骇俗的“厚黑学”。

  1911年,被四川提学司调任为小学检定员,因四川爆发保路运动,在去双流县检查工作时遇阻,返回故乡。后任自贡地方议事会学务科长,力主多建新学校。

  1912年,好友张列五出任省军政府副都督兼民政厅长,宗吾应邀返回成都,任审计院第三科长。此间,在《公论报》上发表《厚黑学》一文,署名独尊。廖绪初、谢绶青分别作序、跋。

  1913年,被财政司任命为重庆关监督,但未就职。后先后出任官产竞卖处经理,官产清理处处长。年底,政府机关裁撤,宗吾去官返乡。

  1914年,出任富顺县视学,随后调任省立第二中学(今江油市中学)校长。

  1915—1918年,任四川省视学。

  1917年,刊印《厚黑学》一书,唐倜风作序。

  1918年,任省公署教育科副科长,廖绪初任科长。

  1919年末,廖绪初辞职,政府让其代理科长,坚辞不就,再次返乡,

  1920年,乡居闭门读书一年,研究厚黑原理,认为心理随力学规律变化,并开始用数学和物理学解析心理变化。

  1921年,再次出任省视学,到川北遂宁调查吊打校长案,终于平息事件,作出妥善处理。

  1922年,受政府派遣,与游子久等人一道,赴鄂、湘、粤等地考察教育,历时半年。

  1923年,在成都召开的“新学制会议”上,联名提出考试案,未获通过。后独自成文,主张各校实行毕业考试。

  1924—1927年,在家乡富顺试点推行考试制,组织学业成绩考察会。

  1925年2月,省署根据宗吾的呈请建议,制定各级学校毕业考试条例,开始在各县推行。7月在宜宾主持毕业考试,遭学生痛打。后作《考试制之商榷》一书,阐明自己教育观点。

  1926年,作《学业成绩考察会之计划》。

  1927年,当选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四川分会董事,并应邀发表《推广平民教育之计划》。刊行《宗吾臆谈》一书,由李天根作序。重要著作《我对于圣人之怀疑》正式发表。

  1927年末—1934年,任刘文辉、刘湘军中顾问及编纂委员,并在四川大学任兼职教授。

  1928年,刊行《社会问题之商榷》一书,系统阐述其政治、经济、外交观点,提出合力学说,姚勤如等四人作序。

  1934年,北平、上海二地同时出版《厚黑学》单行本。

  1934—1938年,任省政府政文室编审委员。

  1935年8月—1936年5月,《厚黑丛话》在《华西日报》上连载,内容几乎包括其所有思想成果,后因政府干预而停止。

  1935年12月,为黄敬临的《食谱》一书作序。

  1936年6月,刊印《中国学术之趋势》一书,剖析宋元明清学案的由来,内容宏阔,思想深邃,被学术界认为是扛鼎之作。

  1937年6月,发表《制宪私议》一文。后因抗战爆发,把原定写的《外交私议》改定成《抗日计划之商榷》,后将以上两文合刊成《制宪与抗日》的单行本,向社会发行。

  1938年,四川省政府裁员,宗吾被排挤出局。

  1939年3月,发表《厚黑教主六旬进一正文启》。由于蒋介石当局认为其作品危害世道人心,下令通缉李宗吾。4月他悄然返回故乡自流井,隐居小竹湾。

  1939年,写成《中国民族性之研究》《性灵与磁电》,后一篇收入《心理与力学》中。应张默生之邀,写出《宗吾自述》。

  1941年12月,携长孙长翊到重庆北碚拜访张默生,两人长谈数日,闲暇时写作《锸随录》。

  1942年,靠朋友杨亚仙资助,刊印《厚黑学》《中国学术之商榷》《心理与力学》等三本书。与政要、著名学者吴稚晖会面,二人讨论了“知难行易,知易行难”等问题,吴为其题写了封面书名。

  1943年春,再次来到重庆北碚与张默生会面。3月,宗吾经成都返乡,写作《迂老自述》。8月患中风失语症,9月28日逝世于自流井家中,终年64岁。9月30日,成都各大报刊发表“厚黑教主”逝世的唁电和纪念文章。10月初,自流井各界联合为李宗吾召开追悼大会。

  下编

  活学妙用厚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