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厚黑学 > 厚黑学大全集 > 第60章 处世厚黑学(1)

第60章 处世厚黑学(1)

  ——安身立命,厚黑二字

  一半清醒一半糊涂,人生难得是糊涂............................................................................

  【宗吾真言】 “聋就是耳聋”;笑骂由他笑骂,好坏我自为之。但“聋”字包含瞎的意义。文字上的诋骂,闭着眼睛不看。

  在为人处世中,有的人把社会看得很简单,把人看得很单纯,习惯以自己的眼光和思维去考察社会、衡量他人。他们凡事爱计较,做人太认真,认为做任何事情都应有准则,人与人之间应以诚相待,世人都应该按准则行事,以道德待人,不得越雷池一步。

  而在厚黑学看来,这种看法是幼稚的。社会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人也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单纯,为人处世以一已的眼光来看待,以至高的标准来衡量,将会碰许多钉子,走很多弯路,最终朋友离你而去,自己成为处于社会之外的“孤家寡人”。“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清朝书画大家郑板桥,曾经写了一幅书法横额“难得糊涂”,还配以说明曰:“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而转入糊涂更难。放一着,退一步,当下心安,非图后来福报也。”其意在告诉世人,做人不能太认真,处世不能太清醒,要一半清醒一半糊涂,该糊涂时就糊涂,该退步时就退步,与其做一个聪明的糊涂人,还不如做一个糊涂的清醒人。可以说,糊涂是一个人为人处世的万能钥匙、安身立命的挡箭牌。

  细看古今中外,无论是在政治、军事、外交、管理等方面,还是在为人、交际、工作、生活等方面,糊涂的哲学都能够“大行其道”。而那些厚黑之士则深谙其中之妙,每遇危急关头,装糊涂扮傻子,从而躲过风头,避过浪尖,官运亨通,仕途坦荡,春风得意。

  充分运用“糊涂”的技巧,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也不失为保全自己的手段。

  三国时期的司马懿,本来是个老谋深算、绝顶聪明的人,却总喜欢装糊涂。当年他在五丈原,凭借一套大智若愚、软磨硬泡的阴鸷功夫,终于拖垮了老对手诸葛亮,居功至伟,在国内也权倾一时。正因为功高震主,少不得引来同僚的妒忌和朝廷的猜疑。这种情况下,司马懿干脆装起糊涂来,以病重为由长期在家休假,给人制造一种他行将就木的假象。

  但他的对头们还是不放心,派了个人以慰问病情为由刺探司马懿的虚实。司马懿干脆将计就计、顺水推舟,真的装出一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病入膏肓的样子,接待来使;于是假戏真做,演出了一幕生动的活剧。

  在司马懿的策划下,来人果然被蒙骗过去了,回去就说司马懿病势沉重,将不久于人世,于是司马懿的政敌们终于放松了警惕。就在这个时候,司马懿暗中培植羽翼、广罗亲信,神不知鬼不觉地布置自己的两个儿子抓住了京师禁军大权。后来瞅准了一个时机,发动了“高平陵之变”,几乎将曹家的势力一网打尽,至此魏国军政大权尽数落在司马氏手中。

  20世纪80年代,日本爆发了一场臭名昭著的“洛克希德丑闻案”,连前首相田中角荣也卷入其中,顿时他的声望在日本一落千丈。正当日本人充分鄙视田中角荣的时候,中国友人则相继前往慰问,还不断提及他为促成中日邦交正常化所做的贡献。对不明就里的人来说,也许中国人的这种做法相当不合时宜,但细细品味,这也未尝不是高明的政治智慧。中国人一向很鄙夷“落井下石”,同时也总是大力宣扬“饮水思源”,总是把“雪中送炭”作为美德,在这件事中,三者正好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田中角荣接受贿赂,是不正当的行为,这一点中国人心中当然是清楚的,但由于他作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我们不可能不表示关切,于是就“含含糊糊”地表示一下高度的关切。这样一来,也清楚地表明了我们功过、是非、恩怨分明的态度,实在是一举多得。中国人所常常强调的“内方外圆”,大抵就是如此表现出来的,我们把它叫做“有原则的应变”。

  宋太宗在北陪园饮酒,臣子孔守正和王荣侍奉酒宴。二臣喝得酩酊大醉,争吵不休,失去了臣下的礼节。内侍奏请太宗将二人抓起来送吏部治罪,但是太宗却派人送他们回家去了。第二天,他俩酒醒了,想起昨晚酒后在皇上面前失礼,十分后怕,一齐跪在金銮殿上向皇帝请罪。宋太宗微微一笑,说:“昨晚,朕也喝醉了,记不得有这些事。”

  宋太宗托辞说自己也醉了,不但没有丢失皇帝的体面,而且使这两个臣子今后也会警戒自己。宋太宗装糊涂,既表现了大度,又收买了人心,真是一箭双雕。

  我们做人,有时是需要糊涂一点的。糊涂是一种心态,是一种美德,秉持糊涂的心态做人,自然能妥善地对待世间的人和事,既尊重自己,又能赢得别人的尊敬,这也是糊涂做人的要义。

  大智若愚,从一个角度来说,也可理解为小事愚,大事明。对于个人来说是一种很高的修养。所谓愚,是指有意糊涂。该糊涂的时候,就不要顾忌自己的面子、自己的学识、自己的地位、自己的权势,一定要糊涂。而该聪明、清醒的时候,则一定要聪明。由聪明而转糊涂,由糊涂而转聪明,则必左右逢源,不为烦恼所扰,不为人事所累,这样你也必会拥有一个幸福、快乐、成功的人生。

  客观的经验告诉我们,在交际方面不要过于“精明”。交际应是人与人情感的沟通和交流。只要诚恳待人就足够了,难道还需要什么别的东西去掺杂么?对人,不必精明;对朋友,傻点更好。交际中的“精明”容易把应该纯朴真挚的关系人为地弄复杂,使人感到刁钻奸猾则敬而远之。这样精明的结果,只能以自己成为孤家寡人而告终。

  人和人的正常交往是平等的,如果你举止不讲究,言辞不考究,居高临下,只能孤立自己,招致他人的“不屑一顾”。

  在朋友中间装一装糊涂,可以为你赢得朋友们更多的尊重与爱戴。

  糊涂,是维护人际关系的一种质量颇高的黏合剂。

  糊涂的核心是:外表糊涂,内心不糊涂。这种糊涂,只是装糊涂,并不是真糊涂。

  装糊涂本身,是一种大智慧。

  人活于世,太傻气或者太聪明都是不可取的。所谓“不智不愚”,其实就是假借糊涂之象而行聪明之道的哲学。

  厚黑新奥义

  世事无常、风云变幻,人心难测、表里莫知,为人处世,过于认真计较,到头来会事与愿违,四处碰壁,失败了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厚黑学“糊涂经”阐明:人生难得糊涂,贵在糊涂,乐在糊涂,成在糊涂,糊涂会使你恍然顿悟,会带给你一种大智慧,让你获得一种前所未有的达观和从容。厚黑人士都是善于“糊涂”之人,他们内涵丰富、底蕴深厚,以平常之心、平静之心对待人生百态和世间万象,能够在纷繁变幻的世道中看透事物,看破人性,洞察人间风云变幻,处事轻重缓急、举重若轻、四两拨千斤。糊涂做人是成大事、立大业必备的一项处世技巧和艺术。

  低调做人,得意之时莫忘形.........................................................................................................

  【宗吾真言】 王安石说:“不必害怕自然界的灾变运行,不要理睬人们的流言蜚语,不用效仿祖宗的现成法规。”道理本来是对的,但他在当时。因为这三句话却受到很重的诽谤。即使我们今天读了这三句话,也觉得他盛气凌人,心中有些不舒服。假使我们生在当时,也未必不会与他发生冲突。

  现实中,有的人一遇到顺利、开心的事,便忘乎所以、自我陶醉,高兴之情溢于言表,而且喜欢在人们面前夸耀,唯恐别人不知道似的。厚黑学认为,行走于社会之中,当你有了得意之事,不管是升了官、发了财,还是一切都备感顺利时,都不应该在失意的人面前高谈阔论,要理解他们的心情。因为处于失意之中的人对一切都很敏感,即使你是无心之语,也有可能会伤害了对方的自尊。

  有一次,黄明约了几个朋友来家里吃饭,这些朋友彼此都很熟悉。黄明把他们聚在一起主要是想借着热闹的气氛,让一位正陷入低潮的朋友心情好一些。

  这位朋友不久前因经营不善,公司关闭了,妻子也因为不堪生活的重压,正与他闹离婚。内外交困,他实在是痛苦极了。

  来吃饭的朋友都知道他目前的遭遇,大家都避免去谈及与事业有关的事。可是其中有一个姓肖的人,因为刚赚了不少钱,酒刚一下肚,就忍不住开始大谈自己赚钱的本领和花钱的功夫,那种得意的神情,大家看了都有些不舒服。那位失意的朋友更是低头不语,脸色非常难看,一会儿说去上厕所,一会儿说去打电话,后来早早地就离开了。

  黄明送他出门,他在巷口愤愤地说:“老肖会赚钱也不必在我面前夸夸其谈嘛!”

  从上面的故事中我们应该明白:与人相处时,切记不要在失意者面前大谈自己的得意之事!

  如果要谈论你的得意,最好要看场合和对象,你可以在演说的公开场合谈;对你的员工谈,享受他们投给你的钦羡的眼光;更可以对你的家人谈,让他们与你共同分享你的成功。

  切记不要对失意的人谈自己的成功,因为失意之人内心最脆弱,也最多心,你的谈论在他听来都充满了讽刺与嘲弄的味道,让失意的人感受到你“看不起”他。当然,有些人不在乎,你说你的,他听他的,但这么豪爽的人不太多。因此,你所谈论的得意对大部分失意的人都是一种伤害。

  得意时要少说话,而且态度要更加谦卑,这样才会赢得朋友们的尊敬。

  常言道,祸从口出,没必要自惹麻烦。低调做人,有益于调准自己的欲望和要求,有益于赢得上司的倚重和信赖。另外,低调做人更不会表现出自己争强好胜的性格,当然也不会引发领导的戒心。

  在生活中,我们大多时候是有理性有智慧的,能够在清醒的时候分辨是非祸福,然而一旦志得意满,又往往容易一叶障目,因一时的得意而忘乎所以,从而使自己陷入难以自拔的境地。

  南下打工的江南只用了两年的时间就成了一家公司的副总经理。不可否认,他是凭真本事坐上这个位子的,用他的话说他所取得的一切成绩都是逼出来的。江南自小父母双亡,是外祖母一手将他带大的,那时的日子过得很苦,但外祖母还是供他读完了大学。因此他必须努力工作,用最好的成绩报答外祖母的养育之恩。

  不论是一开始做普通职员,还是后来做副总经理,江南都表现得非常出色。后来,他发现总经理王华坐在那个位子上可以说是形同虚设——每次江南向她请示工作时,王华都认真听他说话,最后只说一句:“你放心去做吧。”算是应允了。这样,一切几乎都是江南在作决策。但一遇上签合同时,客户总要和总经理面谈,这令江南很不服气:不就是老板的小姨吗?一点儿水平也没有,却硬是占个蹲位不拉屎。

  江南想谋总经理位置的念头一出现,就不想放弃了。他明明知道王华是老板的小姨,这事不太好办,但随着为公司赚钱的数目的增加,他的信心也越来越足了。他想:老板想给小姨工资,放在哪个位置都可以办得到,何必一定要做总经理呢?

  老板是个笑面人,几次听了江南的怨言都不动声色,只是笑问:“我那小姨不会过多干涉你的工作吧?”江南心想:虽然如此,但总给我留下一块心病,所以就答:“也许将王总放在别的位置上,公司的收益会更好。”老板脸上依然笑着,但心里已有了盘算。

  后来,老板真的劝小姨别做总经理了。这下惹火了王华,作为大股东的她越想越气,不久就炒了江南的鱿鱼。江南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步田地,他始终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了?

  其实,成功也就意味着你在社会的阶层楼梯上又往上攀登了一层。但是越往上,竞争就越激烈,就好比一个公司,上层领导的位置不可能像普通职工的位置一样多,如果你想往上攀登,就需要等待你的上司把他的位置让给你。

  可是,如果你的上司得知你在等着他走了好顶上去,他一定先把你赶出去。因此,要想安稳地在某个圈子里生存,就得懂得何时显身,何时隐退,把握好显身与隐退的尺度。如果只看到自己风光的一面,而毫不顾忌地往前冲,很有可能会被碰得头破血流,直至断送自己的前程。

  厚黑新奥义

  人在得意的时候很容易忘形。因为得意,人会变得飘飘然缈缈然,忘乎所以,沾沾自喜,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自己处处比人好,事事比人强,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晕晕乎乎难以辨别方向。殊不知,乐极会生悲,高兴过头,会丧失了理智,也就埋下了隐患,种下了祸根。厚黑学指出,一个人得意忘形,就容易忽视他人的存在,从而招致他人的嫉妒和忌恨,随之而来的是冷落、攻击、排挤,失败也就离你不远了。要学会在社会中厚黑处世,要做到“得意之时莫忘形,失意之时莫灰心”,低调做人,谦逊行事,这样才会赢得好人缘、好口碑、好前程。

  忍得一时辱,成就万世功................................................................................................................

  【宗吾真言】 张良替老人捡起鞋,跪着替老人把鞋穿到脚上,这就是把忍用于自己。“蛲关鸿沟”背弃盟约,置人于死地,这就是把忍用于别人。

  孔子说过:“小不忍则乱大谋。”人在社会上处世,难免遇到不顺心的事情,碰到与自己作对的人。出现这种情况,有的人主张宁折不弯,坚持自己的原则;有的人主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厚黑学则反对这种做法,认为为了一时的利益得失去和人对抗争斗,很可能会使自己陷入被动,碰得头破血流,最终得不偿失。

  李宗吾先生的整篇厚黑学核心就是“忍”,人生一世,厚而无形,黑而无色,忍者无敌,忍者能存,与其说胜利者是战而得胜,不如说是忍到了最后。在为人处世中,百忍成金,百烧成钢,忍辱方能负重,忍常人所不能之忍,方能办大事。

  忍让是一个成功者所不可缺少的心理素质,只有处变不惊,才能以静制动,后发制人。忍让是一种能力,是善于把自己的思想感情隐藏起来,行人所不能行,是成人所不能成之事的首要条件,是一种积蓄力量、待机而发的战略战术,在为人处世中遇到受气之事时,不妨先忍耐一下,切莫凭自己一时的意气用事。历史和现实中的厚黑人士,都懂得权衡利弊,重视大利,不夺小利,当忍则忍,能忍则忍,能够忍得暂时的屈辱,磨炼自己的意志,寻找合适的机会。

  西汉时的韩信,是淮阴人,家里贫穷,没有事干。曾有个人欺侮韩信说:“你虽然又高又大,喜欢佩带剑,其实内心怯懦。”并且当众辱骂韩信说:“你若不怕死,就刺我一剑;如果怕死,就从我裤裆下钻出去。”韩信仔细看看,想了一下,俯身从那人裤裆下爬了出去,全街的人都笑韩信怯懦。

  后来,滕公向汉高祖刘邦说起韩信,开始时刘邦不知道他,于是他就逃走了,萧何亲自追他,并对高祖说:“韩信是无双的国士,你要争得天下,非要韩信不可。要拜请他,选一个日子,要斋戒、设立坛位、完备礼教才行。”刘邦答应了萧何,拜韩信为大将军。到刘邦取得天下之后,韩信又被封为齐王,位为淮阴侯。

  中国有句俗话“大丈夫能屈能伸”,讲的便是大将韩信胯下受辱的故事。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人切忌心高气傲。正是韩信的巨大忍耐力,使其功成名就。《朝天忏》称:“人之所以富贵为世所尊重,都是从忍辱中得到的。”

  西汉人张良有一段圯桥受书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