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厚黑学 > 厚黑学大全集 > 第67章 说话厚黑学(2)

第67章 说话厚黑学(2)

  激将法可以有很多种形式:用高帽赶鸭子上架;故意贬低对方,挑起好胜之心;吹胡子瞪眼睛,敲桌子点鼻子,惹人发怒;冷冷冰冰,或佯装不信,使人吐露真言,等等。对垒之中,一是看忍功耐心,谁更冷静;二是看谁扮演得更天衣无缝,使对方察觉不到自己的真实意图。

  厚黑新奥义

  常言道:“请将不如激将”,三十六计中就说道,激将术主要是通过隐藏的各种手段,让对方进入激动状态(愤怒、羞耻、不服、高兴)导致情绪失控,然后无意识中受到操纵,去干你想让他干的事。厚黑学指出,在人际交往中,必须想方设法调动感情的力量,来激发人的积极性,调动其热情和干劲儿。激将法是一种很有威力的口才技巧,在使用时要看清楚对象、环境及条件,不能滥用。同时,运用时要掌握分寸,不能过急,也不能过缓。过急,欲速则不达;过缓,对方无动于衷,无法激起对方的自尊心,也就达不到目的。

  谎言有魔力,厚脸说谎也无妨...................................................................................................

  【宗吾真言】 善于批评的人,捧之中有批评,旁观的人看他在上司面前说的话,表面上句句是阿谀逢迎,其实在暗地击中要害,上司听了,汗流浃背。善于捧的人批评之中有捧,旁观的人看他傲骨棱棱,句句都是责备上司,其实听的人满心欢喜,骨节都酸了。

  人们在谈人与人之间应该如何相处的问题时,都觉得应该遵循诚实的原则,“真诚所至,金石为开”,这固然是对的,诚实能够取信于人,但是绝不可以把事情绝对化,以为“真诚”所至,任何“金石”都会为之动容,这恐怕不是生活的全部。生活是错综复杂的、丰富多彩的,有时秘而不宣,声东击西,说一些与事实不符合的话,反倒能收到好的效果。有时你再怎么推心置腹,那“金石”总是不开,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采用变通的手段,是不能达到交际目的的。

  俗话说:“适当的谎言是权宜之计。”由此可知,在某些场合还是有说谎的必要的。比如,对着一个其貌不扬的人说:“你实在长得很丑。”说这话的人可谓是最真实不过的了,他说了大实话。但是,对于他的这句实话,别人将有何种评语呢?相信,98%的人都会认为这个人太残酷,太缺乏常识。称赞他正直诚实的人恐怕很少。

  厚黑学认为,有些事情可能从正面说不通,如果适当地编造一些谎言,让对方信以为真,可能会比说实话的效果更好。

  在一次盛大的舞会上,实话先生见到一位风韵犹存的老女人,他走过去向她行礼,说:“您使我想起您年轻的时候。”

  老女人微笑着说:“怎么样?”

  “很漂亮。”

  “难道我现在不漂亮吗?”老女人带着几分戏谑说。

  实话先生非常认真地说:“是的,比起年轻的您,您的皮肤松弛,缺少光泽,还有皱纹。”

  老女人的脸一阵白一阵红,尴尬地瞪着那双略微愠怒的眼睛,刚才的自信得意消失了。

  这时,撒谎先生来到老女人面前,彬彬有礼地邀请老女人跳舞,说:“您是舞会上最漂亮的女人,如果您能接受我的邀请,我将是舞会上最幸福的人。”

  老女人眼睛顿然闪出迷人的神采,她伸出了应允的手。

  撒谎先生和老女人在舞池里跳了一曲又一曲,老女人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之中。

  实话先生坐在一边看着这对年龄不相仿的舞伴,撒谎先生微笑着对老女人说了句什么,那老女人突然间像萌发了青春活力,全身洋溢着生命的激情与魅力,舞跳得就像个年轻人,一个出色、漂亮的年轻女郎!

  舞会结束了,实话先生叫住刚送走老女人的撒谎先生,问道:“跳舞的时候你对她说了什么?”

  撒谎先生说:“我对她说,‘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实话先生惊愕地瞪大眼睛,气愤不已地说:“你又在撒谎了!你根本不会娶她。”

  “没错。可她很高兴,难道你没看见吗?”

  俩人争执不下,各走东西。第二天,他们各自从邮差那里得到一函讣文:“×日于×地参加×的葬礼。”在墓地他们不期而遇,他们的目光落在了棺木中,那里躺着的正是那位老女人。

  葬礼结束后,一位仆人走过来,将两封信分别交给了实话先生和撒谎先生。实话先生打开信后看到这样一行字:“实话先生,你是对的。衰老、死亡不可避免,但说出来却如雪上加霜,我将把一生的日记赠送给你,那才是我的真实。”

  撒谎先生打开了老女人留给他的遗书:“撒谎先生,我非常感谢你的谎言。它让我生命的最后一夜过得如此美妙幸福;它让我生命的枯木重新燃起了青春的活力;它化去了我心中厚积的霜雪。我将把我的遗产全部赠送给你,请你用它去制造美丽的谎言吧!”

  实话往往很伤人,即使是最亲近的人也不例外。而谎言有时通能起到实话所不能起的作用,善意的谎言也是很美丽的非功过,它比那些刻板的真诚效果要好得多。

  赫蒙是美国著名的矿冶工程师,毕业于耶鲁大学,又在德国的佛莱堡大学拿到了硕士学位。可是当赫蒙带齐了所有的文凭去找美国西部的大矿主赫斯特的时候却遇到了麻烦。那位大矿主是个脾气古怪又很固执的人,他自己没有文凭,所以就不相信有文凭的人,更不喜欢那些文质彬彬又专爱讲理论的工程师。当赫蒙前去应聘递上文凭时,满以为老板会乐不可支,没想到赫斯特很不礼貌地对赫蒙说:“我之所以不想用你,就是因为你曾经是德国佛莱堡大学的硕士,你的脑子里装满了一大堆没有用的理论,我可不需要什么文绉绉的工程师。”聪明的赫蒙听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心平气和地回答说:“假如你答应不告诉我父亲的话,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赫斯特表示同意。于是,赫蒙对赫斯特小声说:“其实我在德国的佛莱堡大学并没有学到什么,那三年就好像是稀里糊涂地混过来一样。”

  想不到赫斯特听了笑嘻嘻地说:“好,那明天你就来上班吧。”就这样,赫蒙轻易地在一个非常顽固的人面前通过了面试。

  也许有人认为赫蒙那样做不十分合适,问题是能不能做到既没有伤害别人又能把问题解决。就拿赫蒙来说,他贬低的是自己,他自己的学识如何,当然不在于他自己的评价,就是把自己的学识抬得再高,也不会使自己真正的学识增加一分一毫;反过来,贬得再低也不会使自己的学识减少一分一毫。赫蒙隐瞒自己学历的事应该算是说谎了,但是这样做的目的是得到这份工作,他通过说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又有何不可呢?

  生活中,我们不需要谎言。但是,如果谎言能帮助自己办成一件好事,那么这个谎言也就没有那么恶劣了。因此厚黑学认为,在人际交往中谎言几乎是不可缺少的。有些人说自己从来不说谎言,这句话本身就一定是谎言。任何一个人获悉亲戚病重或朋友遭难,就会时常说一些与实际情况完全不符的谎言。在这个意义上讲,世界上没有不说谎言的人。

  说谎的对立面是诚实,诚实自古以来被人们看成一种美德。但是诚实要看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面对什么人、讲述什么事情。有时,谎言不一定全是坏话。人与人相处是没有绝对诚实的,有时谎言和假象更能促进友情和爱情。

  雨果的不朽名著《悲惨世界》里那个主人公冉阿让,本是一个勤劳、正直、善良的人,但穷困潦倒,度日艰难。为了不让家人挨饿,迫于无奈,他偷了一个面包,被当场抓获,判定为“贼”,锒铛入狱。

  出狱后,他到处找不到工作,饱受世俗的冷落与耻笑。从此他就真的成了一个贼,顺手牵羊,偷鸡摸狗。警察一直都在追踪他,想方设法要拿到他犯罪的证据,把他再次送进监狱,他却一次又一次逃脱了。

  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他饥寒交迫,昏倒在路上,被一个好心的神父救起。神父把他带回教堂,但他却在神父睡着后,把神父房间里的所有银器席卷一空。因为他已认定自己是坏人,就应干坏事。不料,在逃跑途中,被警察逮个正着,这次可谓人赃俱获。

  当警察押着冉阿让到教堂,让神父辨认失窃物品时,冉阿让绝望地想:“完了,这一辈子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了!”谁知神父却温和地对警察说:“这些银器是我送给他的。他走得太急,还有一件更名贵的银烛台忘了拿,我这就去取来!”

  冉阿让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震撼。警察走后,神父对冉阿让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重新开始吧!”

  从此,冉阿让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他搬到一个新地方,努力工作,积极上进。后来,他成功了,毕生都在救济穷人,做了大量对社会有益的事情。

  善良的谎言,其用心当然也是善良的,因为这是为了减轻不幸者的精神痛苦,帮助其重振生活的勇气。即使此人以后明白了真相,也只会感激,不会埋怨。即使当时半信半疑,甚至明知是谎话,通情达理者仍会感到温暖、宽慰。明知会加重对方的精神痛苦,但仍要实言相告,即使不算坏话,也该算是蠢话。

  说谎要把握一个度,如果信口开河,不负责任,谎话连篇,那么就成了真正的谎言了,这样的谎言有百害而无一利。谎言必须是有益的,必须是善良的,说谎要掌握以下三条规则。

  第一,真实。谎言是无法真实时的一种真实。当人无法表露自己的真实意图时,就选择用一种模糊不清的语言来表达真实。例如一位女孩穿着新买的时装,问朋友是否漂亮,但朋友觉得实在难看时,就可以模糊作假,回答说:“还好。”“还好”是一个什么概念,是不太好或是还可以?这就是谎言中的真实。它区别于违心而发的奉承和谄媚。

  第二,合情合理。合情合理是谎言得以存在的重要前提,许多谎言明显是与事实不符的。但因为它合乎情理,因而也同样能体现人们的善良、爱心和美好。经常有这样的问题:妻子患了不治之症不久将要死去,丈夫为之极感颓丧。他应该让妻子知道病情吗?大多数专家认为:丈夫不应该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也不应该向她流露痛苦的表情,以增加她的负担,应该使妻子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尽可能快活。当一位丈夫忍受着即将到来的永别时,他那与实情不符的安慰反而会带给人们以心灵的震撼和感动,因为在这里,谎言包含了无限艰难的克制。

  第三,必须。是指许多谎言非说不可。这种必须有时候是出于礼仪。例如,当一个人应邀去参加庆祝活动前遇到了不愉快的事情时,他必须把悲伤和恼怒掩盖起来,带着笑意投入到欢乐的场合。这种掩盖是为了礼仪的需要,怎能加以指责?有时候说谎是为了摆脱令人不快的困境。例如,美国曾经就一项新法案征求意见,有关人员质问罗斯:“你赞成那条新法案吗?”罗斯说:“我的朋友中,有的赞成,有的反对。”工作人员追问罗斯:“我问的是你。”罗斯说:“我赞成我的朋友们。”

  厚黑新奥义

  谎言与真话是相对立的,自古以来,诚实一直被人们看成一种美德,“一诺千金”,“言必信,行必果”,这些都强调了说真话、做人要诚实的重要性。但是厚黑学认为,诚实固然重要,但也要分清时间、地点、场合、事情、对象。社会是复杂的,人有各各样的人,每个人心中所想的和你都不一样,不分时间、地点、场合、事情、对象,把什么都说出来,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甚至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人与人之间相处没有必要绝对的诚实,凡事讲求绝对诚实,有时反而事与愿违,达不到目的。适当地说一些善意的谎话,会使人际关系更加顺利、融洽。谎话是社交的良方,也是厚黑学处世的一大秘诀。

  察言观色: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宗吾真言】 我逢着人说人话,逢着鬼说鬼话,请问当今之世,不说鬼话,说什么?我这部《厚黑丛话》,人见之则为人话,鬼见之则为鬼话。

  生活中,并不是所有人在所有时间和所有场合都能喜怒形于色,大多数人的内心都是深藏不露的。如果不善于揣摩说话者的心理,说出来的话可能就会显得冒失,造成尴尬局面,让对方扫兴,从而使人际关系变得紧张。

  厚黑说话高手都善于察言观色,他们能够根据不同的情况、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物来说话,比如和聪明的人说话,语气要内敛;与愚笨的人说话,可以锋芒毕露;与地位高的人说话,态度要尊敬;与地位低下的人说话,要谦逊有礼;与上司说话,须用奇特的事打动他;与下属说话,要用切身的利益说服他。

  《红楼梦》中的王熙凤,就像一个高明的心理学家,她非常善于察言观色,辨风测向,经常是对方还没有说出口时,她便已经猜到了;若是对方刚说,她就已经办到了。

  林黛玉刚进贾府,王夫人问:“是不是拿料子给黛玉做衣裳呀?”凤姐答:“我早都预备好了。”

  脂砚斋评《红楼梦》曾这样说:她并没有预备衣料,她是机变欺人,但是王夫人就点头相信了,像这样的例子多得很。还有在大观园那个诗社,探春这里刚出口,说凤姐我们想请你做个“监社御史”,凤姐马上就猜到:你们是缺个“进钱的铜商”,你们是想要我兜里的银子,那么她说:“我明儿立刻上任,放下五十两银子给你们慢慢做会社东道。”这边刚刚说,她那里早就猜到了,大家都笑起来,所以李纨说:“你真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

  凤姐这种善于察言观色、揣测对方心理的例子还不算什么。有的时候,她还可以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同一件事情,原来还这样说,现在又那样说,但是她都说得入情在理,十分动听。

  邢夫人要讨鸳鸯,便先来找凤姐商量,说老爷想讨鸳鸯做妾,就把这件事先跟凤姐说,凤姐一听,就连忙说:“别去碰这个钉子。”她脱口而出:“老太太离了鸳鸯,饭也吃不成了,何况说老爷放着身子不保养,官儿也不好生做。”反而劝告邢夫人,“明放着不中用,反招出没意思来,太太别恼,我是不敢去的。”她先这样说,觉得这个事情根本是不行的,但是这个邢夫人,一点儿也听不进去,反而冷笑说:“大家子三房四妾都使得,这么个花白胡子的……”意思说要个妾有什么不可以,她说老太太未必好驳回,反而埋怨凤姐,说我还没有去你倒说我不是。凤姐听了邢夫人这话,知道邢夫人听不进去。见邢夫人心性大发,凤姐知道方才那番实话全不对路,就立即调头转向,改换话锋,连忙赔笑:“太太这话说得极是,我才活了多大,知道什么轻重,想来父母跟前,别说一个丫头,就是那么大的活宝贝,不给老爷给谁。”而且她举出例子,她说那个贾琏,就是贾赦邢夫人的儿子,“琏二爷有了不是,老爷太太恨得那样,但是见了面,依旧拿心爱的东西赏他”。是说老爷太太待贾琏,父母待儿子这样,如今老太太待老爷自然也是那样了。

  你看她这个出言何等现成,何等有说服力。当时邢夫人又喜欢起来。同样是讨鸳鸯这件事,一正一反的两番说辞,同出于凤姐之口,居然都通情达理,动听入耳。像这样能够顺应对方心理,急转直下又不着痕迹的本领,我们在《红楼梦》里,只有在凤姐身上可以看得到,所以我们说凤姐的这种机变之速真是能够让人叹为观止。

  说话时,学会察颜观色是很重要的。不同的人,应该如何对他说话;不同的场合,应该说什么样的话;不同的时间,又应怎么说话,都是很有讲究的,都要有不同的说话方式。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到什么山唱什么歌,灵活多变,机智变通,这是厚黑说话高手的一大重要处世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