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厚黑学 > 厚黑学大全集 > 第71章 说话厚黑学(6)

第71章 说话厚黑学(6)

  威尔逊在即兴发言时,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在加拿大有一群垂钓的游客,其中一名叫做强森的人,大胆地试饮某种有危险性的酒。强森喝了很多那种有害的酒后,便欲和其他同伴搭火车回去。但是,他却不搭北上的火车,反乘南下的火车。大家急于把他找回来,于是就打电话给那班南下列车的车长:‘请将一位叫强森的矮个子送往北上的火车,他喝醉了。’不久,他们就收到车长的回电,对方表示:‘请再详示其特征。本列车中有13名醉酒的乘客。他们既不知自己的姓名,更不知目的是何方。”威尔逊笑着说,“而我威尔逊,确知自己的姓名,可是,却不能像你们的主席一样,确知我将来的目的地在哪里。”四座的人士一听都哄然大笑。

  人心是最复杂的东西,把话说得太满,就会授人以柄,让自己陷于被动的境地。威尔逊用一个巧妙的故事补救了主席的口误——“我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即说明自己能否当选总统还未可知呢!这样他就给自己留下了余地,避免了日后可能产生的问题,还给在座的众人留下了谦逊有礼的印象。

  不要把话说得太满,要给自己留点儿余地,坦率固然会显得很真诚,但无须事事坦率。当今的社会是一个充满竞争的社会,为了生存,人们可以使用一切手段而丝毫没有良心上的自律,也没有宗教上的羁绊。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是人心险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并不是做人处世的好方法。

  “满招损,谦受益”,这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然而有许多自以为有点资历的人总是在这个道理上犯错。只要有众人的地方,他们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鹤立鸡群感,优越感特强;他们总是不失时宜地张着“大嘴”卖弄自己的所谓本事;他们不因为自己缺乏内敛或丢人现眼而感到羞耻,反而为能博得一些和他们同样缺乏内敛的人的浅薄喝彩而沾沾自喜。更要命的是,他们说话不分轻重,经常忽略了说话应该给自己留些余地的道理,只要嘴巴一张,便是狂言乱飞,甚至不惜以贬低他人来抬高自己伶牙俐齿的“嘴功”。而恰恰正是这种所谓的“嘴功”,在关键时刻最易暴露出力不从心的低能,以至误事误人也误己。

  2002赛季的NBA刚开打不久,对新加盟火箭队的中国队员姚明嗤之以鼻的原NBA球星巴克利在TNT电视台的“NBA内部秀”节目上滔滔不绝,并口出狂言地说,如果姚明能够在本年度的任何一场常规赛上得到19分,他就会去“亲吻”同事——当年火箭队夺冠的功臣肯尼·史密斯的屁股。

  结果火箭队在客场挑战湖人队时,姚明攻下了20分,在为自己赢得尊重的同时,也把巴克利逼入了“绝境”。而肯尼·史密斯在得知姚明得了20分后欣喜若狂,表示一定要让巴克利履行诺言。他们找来一头驴代替肯尼·史密斯,让巴克利履行诺言,巴克利要非常难堪地去应付他的“赌债”。不日,镜头聚焦、强光灯灯光闪耀,在周围发出的一阵狂笑声中,巴克利一脸难堪地俯下身,无奈地、朝驴的屁股亲去……

  上述场面并非虚构,而是全世界从NBA球星到球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吻屁股佳话”。然而人们在评、传“吻屁股”故事之余,感想更多的并不是“吻屁股”本身,而是妄自尊大、口出狂言之祸!

  厚黑新奥义

  厚黑学提醒我们,在待人处世中,千万不要轻易地就把自己的老底交给对方,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留下七分话,不必对人说出。孔子曾经说过,“不得其人而言,谓之失言”,你也许以为自己大丈夫光明磊落,事无不可对人言,何必只说三分话?对方倘不是你深信的人,你也畅所欲言,以图一时之快,对方的反应如何?你说的话是属于自己的事,可是对方愿意听你的么?彼此关系浅薄,你与之深谈,显出你没有修养;你说的话与他的亲朋好友或上司同事有关,好话还好说,坏话则结果会怎样?友说的话是属于对方的,你不是他的诤友,不配与他深谈;忠言逆耳,显出你的冒昧。所以逢人只说三分话,不是不可说,而是不必说,不该说,与事无不可对人言并没有冲突。

  深悟厚黑说话之妙的人,都是老于世故的圆融通变之人,他们在任何时候都只说三分话,说话时须看对方是什么人,对方是不是可以尽言的人。在他们看来,你即使说三分真话也嫌过多了。

  高低颠个倒:捧高他人,贬低自己..........................................................................................

  【宗吾真言】 捧就是捧场的捧字,戏台上魏忠贤出来了,那华歆的举动便是绝好的模范。

  恭维人心、赞美他人有很多种方式,说好听的话未必就要从对方身上着眼,有时也可从自己的身上寻找话题。通过贬低自己来抬高他人,最终达到目的的说话方式,就是这样的一种交际恭维手段。

  在厚黑学看来,在社交场合,一个人只看重自己,过于炫耀自己的才干,卖弄自己的本领,会招致众人的反对,失去他人的信任,不仅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还会为自己带来非常不利的局面。有时如果换个角度,适当地贬低自己,抬高他人,会产生曲径通幽的效果,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

  公元前597年,楚国攻打郑国,晋国发兵救助郑国,晋楚两国在邲一带交战。在两军混战中,晋国大夫智罃被楚军活捉,他的父亲荀首率领部下返身来救,但没有成功,只杀了楚国的连尹襄老,射伤了楚国公子,并将襄老的尸体和受伤的楚公子带回晋军军营。

  9年后,晋国向楚国提出用楚公子和襄老的遗骨交换回智荧,楚国同意了。

  在送智荧回国的时候,楚庄王问他:“你囚居在楚国多年,是不是怨恨我?”

  智罃回答说:“两国交战,是我自己无能,不能胜其任,以致做了俘虏。大王不杀死我,让我回国接受惩处,这是大王对我的恩惠,我怎么能怨恨大王呢?”

  楚庄王又问:“这么说你应该感激寡人的恩德了?”

  智罃说:“晋楚两国都为自己的国家考虑,以免除老百姓的苦难,意识到以前交战是一时之愤,现在两国相互谅解了,通过交换俘虏来表示两国和好的诚意。这和我个人并不相干,我没必要感激谁。”

  楚庄王本来想让智罃感激自己,好提出进一步的要求,没想到智罃却这样回答。但他仍进一步追问:“你回国后,用什么来报答我呢?”

  智罃说:“我不曾有怨于大王,大王也不曾有德于我,无怨无德,不知道报答什么。”

  楚庄王仍然不肯善罢甘休,继续追问:“虽然这么说,你也一定要告诉我些什么吧?”

  智罃镇静地说:“托大王的福气,让我回到晋国。假使我的国君将我杀掉,我到死也不会忘记您对我的好处。如果托大王的福气,国君免我一死,把我交给父亲,父亲若按家法,将我处死,我至死也不会忘记大王的恩惠。如果父亲免我不死,仍让我继续担任晋军的首领职务,那么在防守边疆时,遇到楚国的将帅,我也不敢回避,我一定为晋国尽到臣子的职责,我准备用这种做法来报答大王。”

  楚庄王听了颇有感慨,叹息说:“今后不能再与晋国交战了。”于是,为智罃举行了隆重的仪式,送他回到晋国。

  智罃采取以退为进的策略,先责备自己无能,如果能被放回,只有感恩。当被问如何感恩时,他又回避说交换战俘是国事,与个人无关,自己不知应该感激谁。在特定的语言场合,对于敏感问题,宜采取明智对策,此外交语言值得学习。

  曹操在奉迎汉室天子后不久,决定北上攻打乌桓。但是他的帐前很多谋士都反对他这样做,他们一致认为乌桓只是塞外的蛮族势力,根本不值得兴师动众远道去攻打,同时乌桓离曹操的领地许都太远,对许都不构成威胁。曹操则认为,乌桓接近袁绍的地盘,一旦和河北的势力勾结起来,将会对自己产生重大的威胁。如果不除掉乌桓,那么许都就会始终处在袁绍的包围之中。

  于是,他不顾群臣的反对,率领大军北上征伐乌桓。然而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顺利,等到他打败乌桓,从乌桓凯旋归来时,他的军中已经没有任何军粮和补给了。曹操回到许都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手下人去查当初是哪些人不让他去征伐乌桓的,并且所有人都要查出姓名来。

  此言一出,曹操的阵营中人人自危,大家都在想,曹操这下一定要兴师问罪了。结果等负责的官员把调查报告交上去之后,曹操宣布给众人加以重赏,这让群臣们深感意外。

  曹操欣然解释说:“你们这些劝我不要攻打乌桓的人是正确的,你们劝我暂时不用兵是长久之计。我领兵去攻打,是抱了侥幸的心理,这是我的错误,希望你们以后继续给我提建议。”

  从此,这些谋士们更加效忠于曹操,尽心尽力地为他出谋划策。

  刘睦是东汉明帝刘庄的堂侄,他从小就好学上进,而且,结交了不少的贤人名士,对声色犬马没有一点沉迷和贪恋之心,这样贤明的官员,自然而然地就会受当地人民的爱戴和拥护。

  每一年的年底,各个地方的官员、皇亲都要向朝廷朝贺。据说有一年的年底,刘睦派自己手下的一名官员去洛阳朝贺天子。在官员临行之前,刘睦问起这位官员,说:“你到了皇帝那边,如果皇帝问起我的情况,你应该怎样回答?”这位官员诚实地回答说:“您忠孝仁慈,礼贤下士,深得百姓爱戴。我虽然没有什么特殊的才能,但是您这样的功绩,我即便是再如何的不善辞令,也会将您在这边的情况如实的禀告给皇上,以期嘉奖。”

  刘睦听后,叹了口气,然后连连摇头,感叹道:“唉,你如果真的这样禀告给皇上的话,那就把我给害了!我要你见了皇帝以后,禁口不提我在这边的真实情况,否则的话,我将会有灭门之灾。你就说我自从承袭王爵以来,整天意志衰退,行动懒散,每天除了在王宫与嫔妃饮酒作乐,就是外出打猎游玩,对正业毫不在意,只有如此,方能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