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厚黑学 > 厚黑学大全集 > 第76章 办事厚黑学(4)

第76章 办事厚黑学(4)

  卡耐基照着他说的,客客气气地答应了。

  但是,雷斯好像不喜欢戴口罩,卡耐基也不喜欢看它戴上口罩的样子,因此决定碰碰运气。起初事情很顺利,但是,没有过多长时间,麻烦就来了。一天下午,他们在一座小山坡上赛跑时,又遇到了另一位警察。

  这一次,卡耐基没有等警察开口就先发制人。他说:“警官先生,这下你当场逮到我了,我有罪,我没有托辞,没有任何借口了。上个星期,有一位警察警告过我,若是再带小狗出来而不替它戴口罩就要对我进行处罚了。”

  警察回答:“好说,好说,我知道没人的时候,谁都忍不住要带这么一条小狗出来玩玩。”

  卡耐基回答:“是这样的,的确是忍不住,但这是违法的。”

  警察反而为他开脱:“像这样的小狗大概不会咬伤别人吧。”

  卡耐基说:“不,它可能会咬死松鼠。”

  他告诉卡耐基:“你大概把事情看得太严重了,我们这么办吧,你只要让它跑过小山,到我看不到的地方,这件事情也就算了。”

  发生过这件事之后,卡耐基感叹地想,那位警察也是一个普通人,他要的是一种重要人物的感觉,因此当他责怪自己的时候,唯一能把他的自尊心增强的办法,就是以宽容的态度表现慈悲。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卡耐基所采用的方法是:不和他发生正面交锋,承认对方绝对没错,自己绝对错了,并爽快地、坦白地、热诚地承认这点。这件事情就这样在一个和谐的气氛下得到了解决。

  当一个人有被人指责的可能时,不妨以先发制人的方式先数落自己一番。但是,人们的心理是很特别的,当对方发觉你已承认错误时,便不好再多指责。一开始你就说:“我说这些话可能有点鲁莽”“我这可能是无理的要求”或“我说的话虽是过分点”。这个时候,即使你说的话确实令对方感到厌烦,对方也不会因为这些而当面指责你。如果反复使用,更能加强效果,使对方轻易地听完你的要求,并接受你的意见。

  其实,也正是这样,当我们犯了错误的时候,我们需要试着去说服对方时,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先承认,别人不会继续责怪你,这和你不去承认错误,而与别人争论你没有错误相比,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找人办事的方法吗?

  厚黑新奥义

  人是难免犯错误的,而犯了错误如何对待则又因人而异了。有的人争强好胜,自尊心强,非常看重自己的颜面,即使自己犯了错误,也不愿意公开承认。而厚黑学则认为,这种想法是自欺欺人,事与愿违。表面上看去,这种人脸皮很薄,其实很厚,因为他们想粉饰太平,掩盖错误,逃避责任。与其死要面子不承认错误,还不如“厚”着脸皮坦然承认,这样反而能真正显示出自己的脸皮薄。

  人都有同情弱者的心理,看到别人承认错误,总会心软的,再冷酷无情的人也有被感化的时候。承认错误,贬低自己,也就无形中抬高了别人,当人被别人抬高时,就会多一分善意,少一分敌意,这时人们往往会为了谦虚和自尊的需要,对你表现出异常的大方,于是人际交往场合中出现的僵局就会随之改变,看来很难办的事情就会轻而易举地得到解决。

  厚结人脉,有了关系好办事..........................................................................................................

  【宗吾真言】 本事大的人,他的力大,能够把他前后左右几个人吸引来成一个团体,成为团体以后,由合力作用,其力更大,又向外面吸引,越吸引越大,其势力就遍于天下。

  当我们在办事遇到不顺或者是四处碰壁的时候,常常萌生这样的想法:“如果我能有足够多的朋友话,他们一定会尽全力帮我顺利地办好这件事情的。”“如果和那位关键人物能够牵扯上什么关系的话,我做起这件事情来也就不至于这么困难重重了。”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行走社会,求人办事,仅靠一己之力,会显得孤掌难鸣、独力难支。

  厚黑学认为,有了关系好办事,因为有了关系就有了安身立命的依靠,有了生存竞争的资本。在现在这个人际复杂的社会,要办成一件事,都要动用明里暗中交织的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不会拉关系,不善于拉关系的人,是不可能把一件事顺顺当当地办成的,更不用提难办的事情了。有了关系,才有人情,有了人情,才好说话,也才能把难办的事顺利地办成。关系运用得好,就能赢得胜机,培养自己的人脉关系,是厚黑处世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潜规则”。

  苏凭是个早年离开家乡出外闯荡的游子,现在异乡成家立业,家庭生活美满。但美中不足的是,苏凭一直为没回家乡而感到遗憾,哪怕在这里能碰上几个老乡也好,思乡之情可见一斑。

  恰在这时,同在这个城市的另外几位老乡深感有必要成立一个老乡会,有个老乡会就可以定期聚会,加深感情,有什么事大家以后可多加照应。

  苏凭一接到邀请就毫不犹豫地加入到其中。他积极筹划、联络老乡,把这个同乡会当成了自己的“家”,并成为“家”中的领导之一。

  经过两年的时间,同乡会终于发展到了有近500人的规模,苏凭也等于多认识了近500人。这些老乡来自于各行各业,贫穷富贵,兼容并包,用苏凭自己的话来说:“我现在办什么事非常方便,只需一个电话,或打声招呼,我的老乡都会为我帮忙……”

  因为苏凭充分认识到了结交老乡的重要性,他才会有了这么大的一个关系网,做起事来才会有那么多的方便。所以,搞好老乡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不仅可以多交几个朋友,更重要的是会获得很多帮助,也许一辈子都会受益无穷。

  清朝末代的大太监李莲英的发迹,可以说也是受益于人际关系的缘故。

  李莲英出身贫苦,个子瘦小,若以当时清朝宫廷太监的标准来衡量,他是根本不够资格的。可一次偶然的机会,李莲英听说在宫廷中有一个太监是他的老乡,并且是同一个村的。于是李莲英大胆地去找了这个老乡。

  李莲英当时很穷,没有钱买东西去送礼。他虽然知道这位老乡很重乡情,但怎样才能引起老乡的注意,这是个问题。

  终于,他想出了一个办法。一天,他瞅准了正当这位老乡出来当值时才去报名,然后用一口地道的家乡话说出了自己的姓名与籍贯。李莲英的这位老乡听了这声音,身体不由得抖了一下,遂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这位小老乡,心里暗暗记了下来。

  后来,在这位老乡的帮助下,李莲英做了慈禧太后梳头屋里的太监,以梳得一头好发型深得慈禧宠爱,最后成了慈禧太后面前的大红人。

  李莲英只说了几句话,就博取了对方的注意与好感,但要注意的是,这几句话是家乡话、是乡音,而对方也恰巧是同乡人,且又同处异乡,在这种情况下,李莲英轻而易举地争到了一个名额就不足为奇了。

  用家乡话做见面礼可以说是独树一帜的,它不需要物质上的东西。在这里,有一点相当重要:运用这种方法的场合最好是在异乡,因为在异乡才会有恋乡情绪,才会“爱乡及人”,这时再来个“他乡遇老乡”,哪有不欣喜之理。对方离乡愈久、离乡愈远,心中的那种情就愈沉、愈深。因此,越是这种情况,越要运用乡音这种技巧。熟练运用技巧,我们就会得到老乡所带给自己的种种好处。

  人际关系是一种人生资源,有时人际关系决定了我们的一生。在办事中,我们充分利用关系,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厚黑新奥义

  现代社会是个竞争的社会,就像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在这个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如果没有足够丰富的人际关系资源的话,那么你的成功就是很难的。厚黑人士无一不是善用人际关系的高手,他们认为要想自己在短暂的人生中实现心中的梦想,达到目标,就不能孤军奋战,靠个人单打独斗,而要善于借用他人之手为自己办事,为此要广交四海友、诚结八方客,只要对自己有利的人际关系,就尽可能利用,这样才能达到上通下达、左右逢源、呼风唤雨的人生境界,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帮助自己建功立业、扬名于世。

  见缝插针,找准关键人物来办事.............................................................................................

  【宗吾真言】 求官要钻营,这是众人知道的,但是定义很不容易下,有人说:“贡字的定义是有孔必钻。”我说:“这错了!只说对一半,有孔才钻,无孔的拿他怎么办?”我下的定义是:“有孔必钻,无孔也要钻。有孔要扩而大之,无孔的,取出钻子,新开一孔。”

  世上的路有千万条,求人办事,不能只限于当前的条件,而要积极寻找机会,创造条件。厚黑之人都是无孔不入之人,善于钻空子,见缝插针,在求人办事的过程中,不一定非得要找到当事人,而是要善于寻求其他方法,旁敲侧击,在不用自己亲自出面的情况下,让被求之人答应你的要求,达到办事的目的。

  历史上,一些人为了实现自己飞黄腾达的野心、升官发财的梦想,行走后门之能事,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各种机会,网罗人为自己办事。

  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后宫是一股不可小视的政治力量,像吕后、武则天、慈禧等对朝廷政治的影响也是不可低估的。可以说,中国历史车轮或前或后的转动,或隐或显,总会发现那些女子的纤纤玉手,有时,她们会对宫廷之事横插一手。所以,有“心计”的厚黑之士,他们会走“夫人路线”,将目标放在这些关键人物——“夫人”们的身上,迂回接近目标,拉近目标,接近彼此间的感情;通过这种方式,既升了官,又发了财。因此,用点“心计”做事,才能将事情办得圆满。

  唐朝玄宗时期著名奸相杨国忠,本是市井上一个无赖小混混,日日狂嫖乱赌,打架斗殴,没钱的时候就到处小偷小摸或者借钱赖账,显然是一个不成气候的败家之子,当时的杨家地位也很低,年满30岁的杨国忠在家乡无所事事,且仇怨不少,只得不远万里去投奔军伍,想在行伍中混出个名堂,结果两三年也是一无所获,到处漂泊浪迹,日子过得很狼狈。

  杨国忠本名杨钊,“国忠”是唐玄宗赐给他的名字,杨国忠本人嫌“钊”字凶气太盛,有“金刀”之恶,易犯嫌疑,于是那位沉溺于女色的皇帝,也就是他的堂妹夫给他赐了一个动听的名字。杨国忠与这位自小分离的堂妹(“再从妹”)搭上关系,是从一个商人鲜于仲通开始的。杨国忠与日后因色相而大红大紫的杨太真(玉环)关系本很疏远,只是她父亲病死时,杨国忠前去帮助料理丧事,而就在伯父丧葬期间,杨国忠还与杨玉环的姐姐即后来的虢国夫人私通,从这件苟且之事上,就可看出,杨家姐妹的德性很不良淑。

  鲜于仲通是个亦官亦商的人物,他很有识人的眼光,见杨国忠很是落魄,但人很精明,阅历广,而且诡计多端,或许是为日后多留一条路的缘故,鲜于仲通收留了他,并提拔他为扶凤尉(县团级军官)。这时,鲜于仲通的上司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与当朝宰相李林甫闹了矛盾,章仇节度使很害怕,就要部属鲜于仲通想办法,鲜于仲通很快想到了杨国忠,因为这时杨的妹妹已由玄宗的儿媳变成了贵妃,走夫人路线肯定是条捷径,于是杨国忠就成为重要使者,带上价值万缗的宝物特产,前往京师打通关系。

  到了长安,杨国忠很顺利就找到了杨氏姐妹,献上礼物,特别是旧日的情人、如今的虢国夫人刚刚新寡,杨国忠马上填上了空缺,两人很快如胶似漆起来。有这两位美人的帮助,迅速得到玄宗的宠信,不仅圆满完成了任务,章仇兼琼即升为京官,当上了户部尚书兼御使大夫,而且自己还当上了金吾兵曹军,成为皇帝的近侍,杨国忠从此平步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