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厚黑学 > 厚黑学大全集 > 第89章 管理厚黑学(6)

第89章 管理厚黑学(6)

  历史上把这件事称为“杯酒释兵权”。此后,宋太祖又用类似的方法收回了其他地方将领的兵权。宋太祖通过这种方法,建立了新的军事制度,从地方军队挑选出精兵,编成禁军,由皇帝直接控制,各地行政长官也由朝廷委派。通过这些措施,新建立的北宋王朝开始稳定下来。

  权力是领导者开展工作的后盾,没有权力则谈不上管理团队、领导下属、开展工作,因此,领导者拥有权力、将权力集中在自己手中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

  太平天国后期,在湘淮军的夹击下,太平军处境日益艰难。为了挽回败局,天王洪秀全采取了一种并不高明的策略,那就是大封诸王借以鼓舞士气。据统计,洪秀全先后分封了两千七百多个王,大小文臣武将、亲朋故友都如愿以偿当上了“王爷”。

  然而,时间一长,这一招就不那么灵了,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往往不令人珍惜,不但没有达到齐心协力挽回败局的目的,反而导致了太平天国内部秩序的严重混乱,大家都是“王”,谁也不服谁,彼此离心离德,客观上加速了太平天国的覆亡。

  用权就要授权,授权必须得当。如果授权不当,授权过度,授给不合适的人,就会造成管理上的混乱,下属各自为政,不听调遣,工作无法进行。洪秀全分散授权是一种决策上的失误,造成人心涣散,指挥失控,从而直接加速了太平天国的灭亡进程。

  领导者在授权中易犯两种不正确的倾向:授权不足与授权过度。授权不足,下属就不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丧失热情和主动性;授权过度,又会造成管理上的混乱,工作效率低下。如何才能正确有效地授权呢?

  授权要把握以下几个原则。

  1. 责权利一致。授权要充分交代,让下级真正明白属于他的责、权、利。避免下级推卸责任。责、权、利的一致,表现在保证下属在其位、谋其政、行其权、尽其责、得其利、罚其过。

  2. 授权有度。授权有度是指领导者授什么权、授多大的权必须有一定的限度,超出这个限度,授出的权要么无效,要么达不到授权的目的。能力高者,承担的责任大些,授予的权限也应大些;能力低者,限定其权限,不可盲目机械地硬性授权。

  3. 充分信任。既然授之以权,就要充分信任。下级不必事事请示,处处汇报,以便积极主动地在职权范围内完成目标。但这一原则不排斥上级对下级的指导和监督之权,也不否定下级有汇报工作之责。

  4. 保留主要权力。能够影响全局的权力不能分权,否则授权过度会造成权力分散和系统内部的不协调。所谓主要权力,即事关组织生存与发展、带有全局性问题的决策权、监督权等。作为领导者,只有而且必须掌握解决重大问题的决定权。其他问题的决定权则可以充分地交给下属。

  5. 有效控权。授权与控权是矛盾的两个方面,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制约。授而不控,就是弃权,控而不授,就是专断。领导者在依据下属职权范围充分授权的同时,必须对所授之权实施有效的控制和监督,控制权力的途径有:第一,指明下属行使权力的范围;第二,监督下属行使权力的方向;第三,检查下属行使权力的结果;第四,保留收回权力的权力。

  在实际工作中,明确授权的误区与掌握授权的艺术同样重要。因为它能使企业领导者避免陷入困境,从而有效地克服和防止授权的失败。

  领导者要做到合理使用权力、安排任务、指挥下属,就必须全面掌握授权艺术,才能充分调动下属的工作热情,发挥其工作效力,搞好各项工作,实现轻松而有效的领导,最大限度地实现企业的经济效益。

  厚黑新奥义

  权力是领导事务中一敏感的话题,作为领导者,贵在能够掌握授权的艺术。善于授权,能够使领导者从纷繁复杂、千头万绪的事务中解放出来,居高临下,举重若轻,把握全局。同时,也让下属感到受重视和信任,发挥下属的积极性,提高工作效能。授权,必须把握好一个“度”。不能太小地授权,太小地授权就代表没有授权;更不能太大地授权,太大地授权,会造成权力失控,管理混乱,害人害己害企业;适中的、合适的授权才是最佳的选择。授权,必须能放、又能收,收放自如,这才是真正的“授权”。说到底,厚黑管理学的智慧,就是保持授权和控权的微妙平衡。

  趁火打劫,坐收渔翁之利................................................................................................................

  【宗吾真言】 置身局外,冷眼旁观,把真相看得很清楚,毫无成见,故所下判断最为正确。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句成语几乎尽人皆知。该成语出自《战国策?燕策二》:蚌方出曝,而鹬啄其肉,蚌合而箝其喙。鹬曰:“今日不雨,明日不雨,即有死蚌!”蚌亦谓鹬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即有死鹬!”两者不肯相舍。渔者得而并擒之。后来人们就用来比喻双方相持不下,结果两败俱伤,让第三者得利。

  天下熙攘,皆为利来利往。人都有贪欲,当对方被利益迷住双眼时,往往会失去正确判断的理智。商战厚黑学指出,在激烈的竞争中,当双方为利益僵持不下、互不相让时,你可以采取作壁上观,静观其发展的态度,等到双方拼得筋疲力尽、两败俱伤之时,你迅速出击,收拾残局,可获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效果,假人之手打败对手,轻松取得竞争的胜利。

  在风云跌宕、列国争霸的历史年代里,英雄豪杰、智者谋士常常运用“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一策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曹操在白狼城大败冒顿兵团,袁熙、袁尚两兄弟率数千人逃向辽东投奔辽东太守公孙康。当时曹操的部下都摩拳擦掌要去追赶,企图一举歼灭平定袁氏集团。

  但是曹操当时的行动出乎众人之料,不但没有派兵去追赶兵败而亡的袁氏兄弟,反而退兵易州,按兵不动。大家都猜不透曹操的心思。大将夏侯惇问曹操道:“辽东太守公孙康久不臣服我们,现在二袁又去投靠,这样岂不是如虎添翼?如果现在不去征讨他们,等到他们彻底结成一伙来对抗我们,必为后患,因此还不如现在趁他们立足未稳之际就去征讨。”曹操听了哈哈大笑,然后说道:“大家为国出力血战沙场,很是辛苦,这次就不用劳烦你们出征了,几天之后,公孙康一定会自动将二袁的脑袋送来。”众将依据公孙康以前对曹操的强硬态度都不相信公孙康会这么做,但是曹操的话又都不敢不听,只得按兵不动。出乎意料的是,过了不久,公孙康果然派人将袁熙、袁尚的首级送到曹营。众将很是吃惊,都称赞曹操料事如神。曹操仰天大笑:“果然不出郭嘉所预料的啊。”

  曹操这才给众将解释自己退守益州按兵不动的原因。原来谋士郭嘉在征乌桓回军途中病倒,不欠因病去世,其临终时给曹操留下一封信授计道:“公孙康一直担心袁氏吞并,今袁熙、袁尚前去投奔,公孙康心中必然怀疑。如果我们派兵攻打,由于他们各自都不是我们的对手,因此他们势必并力迎击,急切中难以得手,反而可能会让我们损失惨重,如果我们暂缓出兵,公孙康与袁氏兄弟就会互相火并。”事情果然如郭嘉所料,公孙康听说袁熙、袁尚将要来投奔,当即与手下的人议定:若曹操前来征讨,便留下他们合力抗曹,否则,就将他们诱入城中杀掉,把他们的人头献给曹操。

  曹操不费一兵一卒除掉二袁,收复辽东,隔岸观火使曹操坐收渔人之利。

  曹操不愧为杰出的军事家,他善于利用各个集团之间的矛盾为自己服务。他利用公孙康担心袁氏集团吞并辽东之心和二袁想借机吞并辽东这二者之间的矛盾,隔岸观火,没有急切地去攻打他们,而是按兵不动以逸待劳,静候他们之间矛盾的恶化,让他们之间互相残杀,从而不费一兵一卒除掉二袁、收复辽东,坐收渔翁之利,这样的计谋确实是高人一筹。

  厚黑学指出,在商战中灵活巧妙地运用“假人之手,从中渔利”的技巧,将会较顺利地实现交易目标。在竞争中,要学会以静制动,利用矛盾双方在一定条件下必然发生转化的规律来激化矛盾,战胜对手,为自己服务。

  世界商战中,趁火打劫的谈判高手当首推美国华尔街大佬摩根。1873年,美国经济危机期间,几乎每小时都有宣布破产的消息。费城的著名投资银行杰伊库克公司也永远地关上了大门。库克因在南北战争中帮助政府出售国库券而名声大振,是投资银行家中最杰出的人物。他的破产在当时商业界不啻是一个晴天霹雳,引起了巨大的震动。后来事实证明,即便当时他能渡过危机,但因其力量早已衰微,也难以应付日后约翰皮尔庞特摩根的挑战。摩根在国内外出售证券的能力举世无双。达布尼—摩根公司和在伦敦的摩根公司及巴林兄弟公司、费城的安东尼?德雷克塞尔、纽约的利瓦伊莫顿以及纽约其他几位大银行家与摩根的联合,所形成的势力与能力使他得以在1871年从库克手中夺过价值2亿美元的国库券,并把其中的大部分出售给外国投资者;1873年的上半年,摩根及其合伙人又以同样理由赢得33亿国库券的一半,并且处理得可谓得心应手。而库克在出售他那部分国库券时却困难重重,这也是库克破产的因素之一。在这场危机中,德雷克塞尔—摩根公司成为美国实力最雄厚的投资银行,控制了美国政府的债券市场,同时继续向欧洲抛出优惠证券。

  1884年的金融危机又进一步巩固了摩根的地位。从这时起一直到1913年去世,他一直是美国投资银行业最有影响力的人物。自1884年11月以来,美国财政部的黄金开始大量外流,市场上掀起了抢购黄金的风潮。当时有个谣言很快传遍了华尔街,说美国政府不得不放弃以黄金支付货币的做法。格罗弗?克利夫兰总统担保这不是事实,但是用抛售美国证券换回黄金的做法仍在进行,致使国库告急,落到了几乎无力偿清债务的地步。

  为了救济金库空虚带来的经济恐慌,就必须立即筹集到一笔巨额资金。政府财政当局的估计至少要1亿美元。摩根已知在这股抢购黄金的风潮中,政府已到了无计可施的地步,于是他同贝尔蒙商定,由他们两家银行组成一个辛迪加,承办黄金公债,这样,他们即可解救财政部危机,又可获得高额利润。但因他们的苛刻条件美国国会并没有通过这个建议,总统也难以接受。当时的财政部长卡利史尔计划发行5000万美元的公债,其余半数委托美国国内银行存款。由于正值恐慌之际,任何市银行都自顾不暇,这位财政部长的呼吁便被理所当然地束之高阁了,于是,他又使出苦肉计,以超出面额的117点公开募集5000万美元公债,这一招打破了投资金融界的惯例,也欺骗了投资很行,并重创和惹恼了摩根。由于摩根的操纵,当这位财政部长匆匆忙忙赶赴纽约召集银行家寻求帮助时却遭到了白眼,这是因为他没有接受摩根提出的要么认购全部公债,要么完全拒绝认购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谈判条件。出于无奈,摩根再次被总统召入白宫,互相摊牌。

  当摩根深知国库存金只剩下900万美元时,更是固执己见,并进而胸有成竹地说:“除了我和罗斯查尔组成辛迪加,使伦敦的黄金重新流入国内外,似乎没有第二种办法来解救陷于破产状况的国库了。现在,我手头就有一张1200万美元的支票没有兑现,若是今天将这张支票兑现了,一切就都完了,要不要我在这里拍电报,现在立刻汇到伦敦去呢?”在这种威胁下,克利夫兰总统不得不以去洗手间为名,每隔5分钟就去与正在另一室等候的财政部长卡利史尔商量对策。摩根很清楚,若不使出硬的一手来,白宫不会轻易就范。因此,在同总统面谈时,“单刀直入”,步步紧逼。结果总统在走投无路的情形下,不得不答应摩根提出的条件,白宫在华尔街面前甘拜下风。当夜摩根即取出大量美元交给财政部,帮助财政部渡过了难关。摩根在向政府承包的公债价格与市场差价中就净赚了1200万美元,并且还安排了一项国际协议,在公债发行结束前,不用美元兑换英镑,也不购买美国的黄金,这大大冲击了《夏尔反托拉斯法案》。

  企业经营者离不开谈判,而谈判的特征之一是对抗性,谈判双方都希望赢得胜利,千方百计争夺利益。谈判者要想达到预期目的,须真正了解对方的情况,否则打的就是糊涂仗。摩根与总统谈判,探知国库存款甚少,陷入危机,便趁火打劫,逼得总统不得不答应他的苛刻条件,摩根获得谈判成功,并从中赚了大钱。

  1980年奥运会在莫斯科举行。为了提高奥运会转播权售价,前苏联人采取了巧妙和坐收渔利的策略,并大获全胜。

  早在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期间,苏联人就邀请美国三大广播网——ABC(美国广播公司)、NBC(美国全国广播公司)、CBS(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负责人到停泊在圣罗伦河的亚历山大?普希金号船上,给予了盛情招待;并单独接见每一个广播网的负责人,分别向他们报出了莫斯科奥运会转播权的起点价是2100万美元,意在引起三家的激烈竞争。经过拉锯式的谈判,结果NBC报价7000万美元,CBS报价7100万美元,ABC为7300万美元。眼看ABC以其较高报价在竞争中取胜,不料CBS却雇用了德国谈判高手洛萨。在洛萨的努力下,1976年1月苏联谈判代表和CBS主席威廉?派利达成协议:CBS以高出ABC的价格购买转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