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厚黑学 > 新编厚黑学活学活用全集 > 第58章 厚黑用人,人尽其才(1)

第58章 厚黑用人,人尽其才(1)

  历史上很多厚黑人物都是用人的高手,比如刘邦、曹操等人。可见,用人是领导者必须深谙的艺术。厚黑用人具体而言就是领导者要具备的宽厚胸怀,能容人之短,能不计前嫌;厚黑用人需要领导者具备“黑”的功夫,善于使用手段和技巧将人才聚集到自己的麾下。

  仁者用仁,智者用智

  衡量一个领导者是否高明,不仅要看他揽集了多少人才,更要看他如何用人。聚才是为了用才,用好了人才反过来能更好地聚才。人才再多而不善用,不是造成怨声载道,就是反使内耗丛生。这样,人才越多,反作用越大,不仅不能成事,反而会坏大事。善于理财的人储藏珍宝,善于成大事的人储藏人才。理财高手对于自己的财产了如指掌,资本有几许,收成有几许,何处用多少,怎样攒得更多,无不烂熟于心中;而那些成就大事的领导对于自己的人才班底同样有着全面而细致的了解,手下有什么能人,每人能做何等大事,怎样使用能够调动积极性,人才之间怎样配合,这些都要心中有数。所以,形象一点说:富豪开的是金银铺,领导开的是人才铺。

  厚黑枭雄曹操用才或放手用之,或钳制用之,或用之独当一面,或数人组为一群,就像医生用药一样,主药与辅药无一不配备精当,使之天衣无缝。诸葛亮虽然也有此等才能,无奈刘备手下人才奇缺,后来甚至出现“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这样尴尬的场面,所以,在用人方面难以胜过曹操,而曹操用人又兼得阴阳双妙,所以确实高出诸葛亮一筹。

  曹操的用人策略是,仁者用其仁,智者采其智,武将任其勇,文职尽其能,择人任事,最大限度地用人之长。曹操对合肥会战人事的安排,说明他确实是一位知人善任的军事统帅。

  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年),魏、吴两军在合肥进行了一场激战,曹操在西征张鲁之前,写好了一封密信交给了合肥护军薛悌,在信封上特别注明:等吴兵来攻时再拆开看。等到曹操去远了,孙权果然率大兵来攻。危急中大家拆开密信,只见信上寥寥数语:“若孙权至者,张、李将军出战;乐将军守护军,勿得与战。”诸将皆疑。第一个明白了曹操意图的是张辽,他说:曹公的意思是说,他远征在外,如等他来救,敌人早已把我们打败。我们只有在敌人站稳脚跟之前,有守城的,有进攻的,打敌人个措手不及,才能以攻为守。是胜是败,在此一战,大家还怀疑什么!听张辽慷慨一谈,李典也有了同感,结果那一战杀得江南人人恐惧,闻张辽大名,小儿也不敢夜啼。曹操对这次战役的人事安排充分体现了他知人善任的能力。这次战役曹操安排的三个主将张辽、乐进、李典,三人都是曹操手下的大将,都立有赫赫战功。论资历和能力,三人相差无几;论地位和职务,三人也不相上下,这大概是“进、典、辽皆素不睦”的主要原因。安排这样三人守城,确有很大的危险性。曹操这样一封密信,为三人的团结对敌设了一个“双重保险”,无论出现哪种情况,都能做到万无一失。果如曹操所料,张辽见信,率先表态,慷慨激昂地表示决一死战,紧接着附和的便是李典。《三国志·李典传》这样写下李典附和支持张辽的文字:“辽恐其不从,典慨然曰:‘此国家大事,顾君计何如耳,吾何以私憾而忘公义乎!’乃率众与辽破走权。”曹操在远征张鲁前,对合肥一战有如此的安排,确实体现出了他对手下将领的能力、长处、缺点等特性的了如指掌,也体现出了他知人善用的用人谋略。

  这件事也充分体现了曹操“仁者用其仁,智者用其智”的用人之所长。曹营内战将云集,有的性如烈火,视死如归(如典韦、庞德等),每有大战恶斗,曹操总是派他们披坚执锐,冲锋陷阵;有的智勇双全,文武兼备(如曹仁、张郃等),曹操平时把他们放在重要岗位,遇有战事,放手让他们统率诸军,独当一面;有的胆识不足,优柔寡断,曹操就因人制宜,将他们搭配在合适的主帅营中,当好配角。细分析,这正是曹操用人上的超常表现。三驾马车,绝无战斗力可言,如把互不和睦的三人拧在一起,必先有两人携手。由此可见,领导只有用人不拘一格才能够保证企业的顺利发展。

  不计前怨用“仇人”

  三国时刘备注意并善于网罗人才,表现在诸多方面,其中打破门户之见,广泛团结使用就是一个显著的特点。他收罗并重用刘璋旧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刘备与刘璋皆为汉之宗室,刘备入蜀是刘璋请来的,并且给刘备补充兵马粮草。但刘备并非甘居人下之辈,他最终还是推翻了刘璋。推翻刘璋以后,刘备自然难免背上“不义”之名,而如何对待刘璋的旧部,对他来说,不能不说是个棘手的问题。刘璋的旧部人员很多,其构成也比较复杂,既有庸碌无能之辈,也有智勇双全之才;一部分人对刘备持欢迎态度,大多数人却对刘备怀有敌意。这种情况,刘璋的旧部军议校尉法正看得十分清楚。他向刘备进言说:“如今您刚刚创下大业,天下的人,都在看着您。像刘璋的原蜀郡太守许靖这样的老臣,声名远播四海,如果您对他不能重用,天下的人就会说您不重视有才之人。这一点,请您格外重视,好告知天下。”刘备听了这话,受到很大触动,他正确地对待了刘璋旧部的使用问题。

  许靖是与孔融同辈的老资格太守,起初刘备认为他立场不够坚定,总是不肯重用,结果招致许多议论。因此,他真正认识到,自己要实现政治抱负,就必须首先赢得人心。于是他任许靖为刺史,以后又提拔为司徒。刘备重用许靖后,不仅在蜀国取得良好的影响,连曹操那边的一些人也对刘备刮目相看。刘备起用刘巴、李严、吴懿、费观等一批人,更表现了他作为一个政治家的气度。

  刘巴,是反对刘备的代表人物,他曾明确表示过坚决不与刘备合作。刘巴本是荆州人。公元208年曹操举兵南下时,别人跟随刘备南逃,他却向北投了曹操,在曹军中任了职。赤壁之战后,荆州六郡又回到了刘备手中,刘巴被困在荆州。诸葛亮写信给刘巴,劝他还是跟刘备一起干,刘巴依然不肯,他跑得远远的,几经周折又投靠了刘璋。对刘巴的行为,刘备曾怀恨在心。但事过不久,刘璋就彻底灭亡了。在攻打成都时,刘备怕手下人杀了刘巴,就下了一道命令:“谁要是杀害了刘巴,就诛杀他的三族。”刘备果然捉到了刘巴,一见面,刘备很高兴,封他为左将军西曹掾,后来又让他代替法正当了尚书令。李严本是刘璋非常赏识的人,当过成都令、护军。他投降刘备后,刘备拜他为裨将军,后又任他当了犍为太守、兴业将军。刘备临死,白帝城托孤,他是唯一与诸葛亮在床前受命之人。吴懿、费观是刘璋的儿女亲家,尤其是吴懿,在刘璋集团内势力很大,他的妹妹,又是刘璋之兄刘瑁的妻子。刘备与刘璋反目,自然也危及他们的利益,不能不忌恨在心。不想刘备对他却是以礼相待,先是诚心安抚,安排了比刘璋时还高的职位;矛盾缓和下来后,刘备就娶了吴懿寡居的妹妹。从而,进一步密切了与宿敌的政治同盟。

  得人心者得天下,刘备不计前怨,任人唯贤,不仅在自己阵营中树立了威望,在敌营中也颇有影响,因此,后来投向刘备的人很多。

  用人要不拘一格

  战国时齐国的孟尝君田文虽以善于养士著称,但他最初也并非来者不拒,对不太喜欢的士人,他也常逐之。后来,经过鲁仲连的劝说,他才真正懂得了用人不拘一格的道理。

  一次,孟尝君要驱逐一位不喜欢的食客,正巧遇到好友鲁仲连,鲁仲连对他讲了一番十分耐人寻味的话,使他改变了主意。鲁仲连说:“猿猕猴错木据水,则不若鱼鳖;历险乘危,则骐骥不如狐狸。曹沫之奋三尺之剑,一军不能当;使曹沫释三尺之剑,而操铫镰与农夫居垄亩之中,则不若农夫。故物舍其所长,取其所短,尧亦有所不及矣。今使人而不能,则谓之不肖;教人而不能,则谓之拙,拙则罢之,不肖则弃之,使人有弃逐,不相与处,而来害相报者,岂非世之立教首也哉!”他这段话的大意是,人都是各有所长,亦有所短,若弃长取短,人人都成了愚人;若用其所短,就更为不智。鲁仲连的一番话,说得孟尝君茅塞顿开,不再驱逐那位食客。

  从此,更加广泛地延揽士人,不拘一格,来者不拒,各种人才都奔走于他的门下,为他所用。

  齐愍王二十五年(前299年),孟尝君应秦昭王之邀,入秦,秦昭王准备任命他为相国。有人劝秦昭王说:“孟尝君贤,而又齐族也,今相秦,必先齐而后秦,秦其危矣。”秦昭王因此没有任命,并且把孟尝君囚禁起来,企图将他杀死。孟尝君知道后,派人请求秦昭王的宠姬帮助,这个宠姬说:“妾愿得君狐白裘。”孟尝君曾有一件狐白裘,价值千金,天下无双,但刚到秦国时,他便献给了秦昭王,再也没有了。在这个关键时刻,他的食客起了作用。孟尝君忧心忡忡,问食客怎么办,大家都无言以对,唯有一个在下座、能做狗盗的人说:“臣能得狐白裘。”于是,他在半夜中学狗叫入秦宫,盗取了孟尝君所献的狐白裘。转手献给了秦王宠姬。孟尝君因而被秦昭王释放,他当即便打点行装,改变姓名逃奔齐国,半夜时分到达函谷关。秦昭王放走孟尝君后,又有些后悔,派人骑快马传令各关口,勿放孟尝君出关。秦国有一条法令,到鸡鸣时才能开关放人过境,孟尝君唯恐追兵赶上,急于出关,问食客有何办法,有一食客当即回答说,他能学鸡鸣,愿效力。此人一鸣,众鸡齐鸣,守关者一听鸡鸣,立即开关放人,孟尝君一行人得以出关。走了没有一顿饭的工夫,秦使者来到关前,听说孟尝君已出,只好回去复命。孟尝君得以返回齐国。

  这就是鸡鸣狗盗各有所用的故事,它说明,用人要不拘一格,凡有一技之长者,都可以在一定的时间发挥自己的特长。鸡鸣狗盗虽为世人所鄙,但在关键时刻,却起到了其他人无法起到的作用。若能懂得其中的道理,便不会有无人可用的感叹。

  用人最忌按文凭、经验等框框、杠杠取才,有的人学历很高,由于不知变通,办事能力却很低;有的人经历很丰富,由于悟性太差,始终没有长进。重用这种人,就可能误事。成功企业家用人的时候他们看重的是能力,很少抱有世俗的偏见,所以他们手下总是人才济济。

  用人除了要看实际才干外,还要看兴趣和潜质。一个人在某一行有天赋,如果他同时又有兴趣的话,稍加培养即能成为优秀人才。

  索尼公司创始人之一盛田昭夫,用人从不讲资历,只要是个人才,进来第一天就敢重用;他也不讲文凭,甚至写了一本《让文凭见鬼去吧》的书,表明自己对文凭的看法。户泽圭三郎毕业于名古屋大学,是盛田昭夫的远房亲戚。有一次,盛田与他谈起了开发录音机磁带的计划。当时户泽还不知道磁带录音机为何物。当他从盛田带来的录音机里听见自己的声音时,感到非常吃惊,并产生浓厚兴趣。盛田知道户泽极有研究精神且好胜心很强,就邀请他参与开发录音机磁带的项目。户泽正在犹豫,盛田故意激他说:“资料什么的一概没有。”户泽一听这句话,顿时来了精神,说:“正因为没有资料,没有参考书,我这个门外汉才要算上一个。”就这样,户泽进入公司,为研制录音磁带的项目立下大功,日后还在公司获得领导地位。

  有些人确有大才,也有明显的品格缺陷,这种人用好了是个宝,用不好是个精怪,要有王者气象和超强统御力的商人,才用得好这种人。

  特朗普出生于豪富之家,他的志向是创下一份比父亲更大的事业。在沃顿金融学院读书时,他在某地发现了一个公寓村,共有800套住房闲置。他建议父亲将这个公寓村全部买下来,交给他经营。经过一番修缮整顿,公寓的面貌焕然一新。一年后,他就将这里的800套房子全部租出去了。特朗普还要读书,他就聘请一个名叫欧文的人当经理,代他管理物业。欧文颇有治事之能,很快使公寓村的各项工作走上正轨,几乎不用特朗普操心。但是,欧文有一个令人讨厌的毛病———偷窃。看见漂亮的、值钱的东西,他就忍不住想搬到自己家里去。仅一年时间,他偷窃的公物高达5万多美元。特朗普发现欧文这种毛病后,从心情上来说,他恨不得让这个家伙立即滚蛋。但是,从理智出发,他觉得还需要慎重。一方面,他一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接替欧文的职位;另一方面,他认为公司不仅是一个赢利的地方,也是一个传播文化、培训人才的地方,对一个有毛病的人,不加教育就推出去,是不负责任的态度。最后,特朗普决定给欧文一个改过自新机会。他将欧文找来,给他加了薪水,并指出他的毛病,建议他以后一定要检点自己的行为。欧文原以为此番职务不保,没想到特朗普对他如此大度,既羞愧又感激。自此,他改掉了恶习,兢兢业业工作,为特朗普创造了很大的利润。几年后,当特朗普卖掉这个公寓村时,总共赚了好几百万美元。后来,特朗普成为“纽约不动产大王”,被誉为“新兴的超级明星”。

  用人的目的是为了做大事业,理当从需要出发,从观念上打破条条框框的束缚。此外,领导还要根据自己的用人能力,寻找相配的人才。庙门太窄,容不下大佛;腕力太弱,缚不住真龙,用适宜的人才才能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