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厚黑学 > 厚黑学与犹太人经商智慧 > 第2章 唯金钱至上,把利益放在第一位——犹太人厚黑敛财定律(1)

第2章 唯金钱至上,把利益放在第一位——犹太人厚黑敛财定律(1)

  厚黑学认为,利益驱动是人之所以厚黑的根本原因。厚黑商人是功利主义最忠实的信徒,在他们眼里,金钱才是真正的上帝,利益才是最终的目标。为了谋求财富,厚黑商人宁可放下一切束缚,处心积虑,百般算计,肆无忌惮地铺就自己的黄金路。对于这一点,犹太厚黑巨商摩根说:“赚钱的过程,即不断的接受挑战才是乐趣,看着钱滚钱才有意义。”精明透骨的犹太人把这一实惠哲学诠释得多么淋漓尽致!

  1.不问黑白,能赚钱就行

  厚黑商人有这样的观念,他们从不以自己做的生意小而自卑,恰恰相反,他们连小生意也是不会放弃的,在他们看来所有的生意都是由小做到大的。那些脸皮不厚,心不黑的人在极其残酷的环境下是很难生存的,更谈不上什么赚钱经商。因而在他们的经商历史中,他们从不会喜“大”厌“小”,他们喜欢把“钞票不问出处”这句话挂在嘴上,实际上是在教人们创造和积累财富必须敢于下手,必须善于投机,必须运用独特的厚黑手段。

  钱是货币,是一个人拥有的物质财富多少的标志,有时候更是一个人社会地位的象征,它本身不存在贵贱问题。犹太商人的赚钱观念和我们的传统观念不一样,他们丝毫不认为蹬三轮、扛麻袋就低贱,而当老板、做经理就高贵,钱在谁的口袋都一样是钱,它不会到了另一个人的口袋就不是钱了。

  因此犹太商人在赚钱的时候,不会觉得钱是低贱或高贵的,他们不会因为自己目前所从事的职业不好而感到自愧不如,他们在从事所谓的低贱的职业的时候,心态也表现得十分平和,所以犹太商人做到了厚黑学中的“厚”之道。

  由于对钱保持一种平常的心态,甚至把它看得如同一块石头、一张纸,犹太人才不会把它视为鬼神,把它分为干净的或肮脏的。这也正是犹太人厚黑之处之一。在他们心中钱就是钱,相同的钱能买相同的东西,不可能出现不同的人拿着相同的钱买东西,买到的东西不等价,一个多一个少。因此,他们努力地去获取它,失去它的时候,也不会痛不欲生。正是这种平常心,使得犹太人在惊涛骇浪的商海中驰骋自如,临乱不慌,取得了稳操胜券的结果。

  《塔木德》对酒的评价并不高,深信“当魔鬼要想造访某人而又抽不出空来的时候,便会派酒做自己的代表”。这同我们日常语言中的“醉鬼”一词有异曲同工之妙。喝醉的人同鬼相差无几。因此,《塔木德》叮嘱犹太人:“钱应该为买卖而用,不应该为酒精。”而世界上最大的酿酒公司施格兰酿酒公司的老板却是犹太人。犹太人对钱的观念自有所持,特别是犹太商人,他们认为“金钱无姓氏,更无履历表”。他们不像有些国家和民族那样,把钱分为“干净的钱”或“不干净的钱”。厚黑商人们认为,不管是通过什么方式,什么途径,只要是通过自身辛勤劳动赚来的钱,都是心安理得的。因此,厚黑商人通过千方百计的经营,尽量赚取更多的钱,不管这些钱是农夫出卖了产品得来的,或是赌徒赢来的,还是知识分子脑力劳动得来的,都是收之无愧,泰然处之。

  赚钱有术的厚黑商业大师数不胜数,以放债厚黑发迹的亚伦就是典型的一例。

  这位移居英国的犹太人从打工开始,用积蓄的一点小钱做些小生意。由于生意的扩大,他需要资金周转,不得不向钱庄或银行借钱。他在自己的实践中发觉,向别人借钱的代价确实太高,往往与商业经营获得的利润相差无几。他想,自己辛辛苦苦经营全为银行打工,而且风险比银行还大,倒不如自己从事放债业务合算。几年后,他开始了放债业务。他一边维持小生意的经营,一边抽出部分资金贷给急需用钱的人。另外,他又从银行贷来利率相对较低的钱,以较高的利率转贷给别人,从中赚取差额利润。有些等钱应急的生产者或个人,宁愿以月息20%借贷,这样,等于100元放贷1年,可获得240%的回报率,这比投资做买卖更能赚钱。亚伦正是盯着这个赚钱的路子,才迅速走上厚黑发迹之路的。这个厚黑商人63岁逝世时,留下的钱财是当时英国首屈一指的。

  犹太商人的赚钱行动,有一个看似简单却很难做到的特点,他们对顾客总是一视同仁,而不带一丝成见。在犹太人看来,因为成见而坏了可以赚钱的生意,简直是太不值得了。

  犹太人散居世界各地,对各国人他们都视为同胞。无论是住在华盛顿、莫斯科或伦敦等地,犹太人之间都经常保持密切的联系。

  要想赚钱,就得打破既有的成见,这是犹太人厚黑经商得出的训示,就像金钱没有肮脏和干净之分似的,犹太人对赚钱的对象也是不加区分的。只要能赚钱,达成生意协议,能从你的手中得到钱,就可以做。在厚黑商人的脑海里,在进行贸易往来时,无论你是美国人还是俄国人;无论你是欧洲人还是非洲人,只要你和他的这笔交易能给他带来利润,他就可以和你交易。

  在犹太人观念中,除了犹太人外,不管是英国人、德国人、法国人或意大利人等,一律被称之为外国人。为了赚钱,不管你是哪一国的人,主张何种主义,信仰何种宗教,都是他们交易的对象。他们绝对不会因为对方是异教徒或者是黑人而放弃一笔能赚钱的生意。

  犹太商人认为要赚钱,就不要顾虑太多,不能被原来的传统习惯和观念所束缚。要敢于打破旧传统,接受新观念。也就是说要想赚钱,就要打破成规。试想一下,如果因为和对方的思想意识不同,自己在原来成见的作用下,主动放弃了一次赚大钱的机会,岂不是太可惜,太不值得了!我们知道,金钱是没有国籍的,所以,赚钱就不应当区分国籍,为自己设置赚钱的种种限制。又厚又黑的犹太商人很早就认识到了这点,所以他们很团结,结合在一起共同赚外国人的钱,这就是他们成功的原因所在!

  犹太商人认为金钱是没有性质的,所谓的性质是人自己主观强加给金钱的。如果说金钱在恶人手里就是罪恶的,那么让善良的人把它赚回来就可以是善的了。犹太人认为,主观区分钱的性质是件荒唐的事,那样做不但浪费时间,又束缚思想。由于犹太人对金钱不问出处,这样保证了他们的思想是完全自由的,丝毫不受世俗观念的拘束。在他们眼里,什么生意都可以做,什么钱都可以赚。

  赚钱是商人的天职,没有必要去考虑很多的东西。作为一个厚黑商人,他的任务就是赚钱,此外别的任何东西,都不过是用来赚钱的工具和手段而已。正是因为犹太人认识到了金钱的性质,所以,犹太商人在投机时,对于所借助的东西,是不存在任何感情的,只要有利可图,且不是违法的事情,拿来用就是了,完全不必过多考虑。

  犹太商人的目的就是赚钱,他们所信奉的就是做生意,获得最大的利益。哈默就是突出的代表。在苏联刚刚成立时,世界上的资本家都不敢涉足于这个国家,只有这个犹太人“胆大包天”,与苏联做生意,在苏联发了大财。他也由此起步,成了20世纪世界历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厚黑巨商。

  2.不怕钱烫手,采用一切手段胜过别人

  厚黑之士,往往唯利是图。而犹太人以重视金钱而闻名,他们虽以宗教作为生活的依托,但他们从不轻视金钱。金钱在厚黑之士心目中非常重要,被看做是散发温暖的“圣经”。可是犹太人并不嗜钱为命,他们在重视金钱的同时又是那么轻视金钱。为什么重视时带点轻视?因为他们重视金钱并不是因为金钱本身的货币性质,而是重视赚取金钱的过程对于人生的实际意义。

  这正是犹太人的精明之处,处于厚黑之中,又能跳出厚黑之外。

  有许多犹太厚黑巨头,他们手中掌握着数以百万、千万,甚至亿万的财富的时候,他们感觉手里拿的不过就是一堆纸张而已,并不觉得这就是可以时刻给人带来祸福安危的东西。如果他们把金钱看得很重,就不敢再那样脸厚而心不跳地赚钱了,也不敢那样向财富伸出黑手了。

  要想赚钱,就绝对不能给自己增加心理的负担,而是应该十分从容地、冷静地对待,对金钱不感兴趣自然赚不到钱,然而倘若把金钱看得太重也就给自己背负了沉重的包袱,这个时候,你所需要的就是彻底地忘掉金钱,不要再把它当做是负担才好。

  犹太商人注重金钱,认为金钱是现实中万能的上帝,金钱在他们眼中显得无比的神圣,但是在赚取金钱的时候,他们已经把金钱当做是一种十分普通的东西,就和纸张、石头一样,丝毫不觉得金钱有烫手的感觉。

  犹太商人只把金钱当做是一种很好玩的物品,它在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去高度地投入它,人们投入资金的时候就是投入了一次次危险的但是有趣的游戏,当这个游戏胜利的时候,也是十分有意思的。如果不是把赚钱当做游戏,而是看做一项沉重的工作,甚至是在拿命运做赌注的时候,心理的压力会十分得强大,以至于人们不敢去冒风险。

  犹太人这样形容自己:在赚钱的时候你就进入了一个游戏的世界,作为游戏的参与者,你要不停地和对手进行较量和角逐,你要采用一切办法和手段来胜过其他的人,你要超越所有的人才可以赢得最后的胜利。

  着名的金融家摩根就是坚守这样的赚钱观念,即决不让赚钱变成一种沉重的负担,而是一种新鲜刺激的游戏,他认为只有以这样游戏的心态去赚取金钱,才是良好的赚钱心态。

  摩根赚钱甚至达到痴迷的程度,他一直有一个习惯,每当黄昏的时候,他就到小报摊上买一份载有股市收盘的当地晚报回家阅读,当他的朋友都在忙着怎样娱乐的时候,他则说:“有些人热衷于研究棒球或者足球的时候,我却喜欢研究怎么赚钱。”

  在谈到投资的时候,他总是说:“玩扑克的时候,你应当认真观察每一位玩者,你会看出一位冤大头,如果看不出,那这个冤大头就是你。”他从来不乱花钱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他总是琢磨怎么赚钱的办法。有的同事开玩笑说:“摩根你已经是百万富翁了,感觉如何?”摩根的回答让人玩味:“凡是我想要的东西而又可以用钱买到的时候,我都能买到,至于其他人所梦想的东西,比如名车、名画、豪宅我都不为所动,因为我不想得到。”

  他并不是一个为金钱而生活的人,他甚至不需要金钱来装饰他的生活,他喜欢的仅仅是游戏的感觉,那种一次次投入资金,又一次次地通过自己的智慧把钱赚回来的感觉,充满了风险和艰辛,但是也颇为刺激,他喜欢的就是刺激。

  厚黑商人经常这样说:“金钱对我来说并不重要,而赚钱的过程,即不断的接受挑战才是乐趣,不是要钱,而是赚钱,看着钱滚钱才是有意义的。”

  3.犹太商人的经商厚黑手段

  在历史上,金钱曾被各个民族广泛地看做一种罪恶或者至少是准罪恶的东西,但犹太人除外。精明厚黑到骨子里的犹太人认为,赚钱是最自然的事,如果能赚到的钱不赚,这简直是对钱犯了罪。

  大财阀希尔斯正是厚黑商人的杰出代表,他的始祖名为迈耶·希尔斯,少年时在另一个成功的犹太商贾处当学徒。后来自立门户经营古董商店,以贵族巨贾为推销对象。在18世纪后半期至19世纪的动乱期间,因善于应变和经营,获得了巨大的赢利。他的经商手法可以说是厚黑经商的典范,他的座右铭把厚黑学的思想表露得淋漓尽致。

  厚黑商人嗜钱如命,为了赚钱,他们绞尽脑汁,甚至是不择手段。

  加利曾为一个贫穷的犹太教区写信给伦贝格市一位有钱的煤商,请他为了慈善的目的赠送几车皮煤来。

  商人回信说:“我们不会给你们白送东西。不过我们可以半价卖给你们50车皮煤。”

  该教区表示同意先要25车皮煤。交货3个月后,他们既没付钱也不再买了。

  不久,煤商寄出一封措辞强硬的催款书,没几天,他收到了加利的回信:“您的催款书我们无法理解,您答应卖给我们50车皮煤减掉一半,25车皮煤正好等于您减去的价钱。这25车皮煤我们要了,那25车皮煤我们不要了。”

  对加利的厚黑经商手段,煤商愤怒不已,但又无可奈何。他在高呼上当的同时,却又不得不佩服加利的聪明。

  在这其中,加利既没耍无赖,又没搞骗术,他们仅仅利用这个口头协议的不确定性,就气定神闲地坐在家里等人“送”来了25车皮煤。

  这就是厚黑商人的赚钱高招。

  厚黑之士爱钱,但从来不隐瞒自己爱钱的天性。所以世人在指责其嗜钱如命、贪婪成性的同时,又深深折服于他们在钱面前的坦荡无邪。只要认为是可行的赚法,厚黑商人就一定要赚,赚钱天然合理,赚回钱才算真聪明。这就是犹太人的经商厚黑学的高超之处。

  4.敛财黑手无孔不入

  善于钻营、见缝插针、无孔不入,是厚黑商人的特点,在他们看来,任何时候都有赚钱的机会。

  一个犹太职员在一家保险公司里干得很出色,老板打算提拔他担任一个重要的职务。但是,这个老板是个天主教徒,他希望这个犹太职员能够放弃犹太教而改信天主教。

  于是,老板请当地一个最着名的天主教神父去劝说这个犹太青年,劝说被安排在老板的办公室。

  这位天主教神父与犹太职员谈了整整3个小时。

  当两个人终于走出办公室时,老板赶紧迎上前去,问道:“尊敬的神父,在您的感召下,我想我们又增加了一名天主教徒,您是怎么说服他的呢?”

  谁知,神父尴尬地回答:“很遗憾,我们没有能够得到一位天主教徒,相反,他劝说我买下了5万元的保险。”

  尽管这只是一个笑话,但却反映了犹太人的精明之处。犹太人无时无刻不想到赚钱。

  于是,法国的思想家孟德斯鸠干脆这样评价犹太商人的赚钱能力:“记住,有钱的地方就有犹太人。”

  厚黑商人对金钱有着本质上的认识。犹太商人,不管世界意识形态之争如何激烈,打得如何难分难解、不可开交,一点也不会影响到他们经商赚钱的激情。

  1917年,苏联刚成立时,世界上的许多资本家都视苏联为洪水猛兽,只有犹太人哈默独辟蹊径、胆大包天地跑到苏联做铅笔生意,结果在苏联发了大财。

  哈默是位有魔力的“厚黑巨商”,是世界公认的“万能商人”,他曾受到列宁的亲切接见,与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建立了友谊;与利比亚国王是莫逆之交;与美国总统罗斯福、艾森豪威尔、肯尼迪、尼克松都有密切的关系。

  这就是犹太人对于金钱的认识:金钱没有国界,也没有政治派系的差别,哪里能赚钱,他们就往哪里跑。

  有一个犹太富翁菲勒,在他77岁的时候,死神降临了。

  但是,就是在即将归西的时候,菲勒依然想着怎样挣钱。

  临死前,他让秘书在报纸上发布了一个消息,说他即将去天堂,愿意给逝去亲人的人带口信,每人收费100美元。

  这可真是一则荒唐的消息。但是,正是这则消息竟然引起了无数人的好奇心。结果,菲勒竟然赚了10万美元。

  菲勒的遗嘱也十分特别。他让秘书再登一则广告,说他是一位礼貌的绅士,愿意和一位有教养的女士共居一个墓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