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厚黑学 > 厚黑学与犹太人经商智慧 > 第4章 唯金钱至上,把利益放在第一位——犹太人厚黑敛财定律(3)

第4章 唯金钱至上,把利益放在第一位——犹太人厚黑敛财定律(3)

  美洲新大陆被发现后,犹太人就开始移居那里。一个世纪后,犹太人就控制了新大陆殖民地的贸易,绝大部分的进出口都掌握在他们手中。

  尽管犹太人长期没有自己的国家,但是这却使得他们成为了“世界公民”。他们到处流浪,到处经商,这种主动出击去赚钱的意识让犹太人成为了世界商人。

  8.善于精明算计的厚黑之术

  世人佩服犹太人的智慧。犹太商人在贸易、实业、金融、投资等领域的成功,使得我们总想探究他们的神秘智慧。而智慧这个词是很难界定的,它与知识肯定不是一回事。犹太人尊重知识,为了获得知识,他们非常重视教育,在《塔木德》中有这样的话:“宁可变卖所有的财产,也要把女儿嫁给学者。”“为了娶得学者的女儿,就是丧失一切也无所谓。”

  对知识的无限渴望,将知识视作财富,或许是犹太民族成为世界优秀民族的重要原因。不过,话又说回来,知识固然是劫不走的财富,但它毕竟不是真正的实实在在的财富,要将知识转化为实在的财富就要靠智慧,智慧大概可以看做是运用知识,掌握适应,驾驭知识的能力。如果你是个穷光蛋,也没有读过什么书,但你能够靠自己的本事一夜成为富翁,犹太人肯定会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因为他们认为你真正拥有了赚钱的智慧。

  1.钱是赚来的

  立足于赚而不是攒,是犹太商人独有的经营哲学,这里有一则笑话可供证明。

  卡恩站在百货公司的前面,目不暇接地看着形形色色的商品。他身旁有一个穿戴得很体面的绅士,站在那里抽着雪茄。卡恩恭敬地对绅士说:“您的雪茄很香,好像不便宜吧?”

  “2美元一支。”

  “好家伙!您一天抽多少呀?”

  “10支。”

  “什么时候开始抽的?”

  “40年前就抽上了。”

  “什么,您仔细算算,要是不抽烟的话,那些钱不就足够买这幢百货公司了吗?”

  “那么说,您也抽烟了?”

  “我才不抽呢!”

  “那你买下这家百货公司了?”

  “没有啊!”

  “告诉您,这一幢百货公司就是我的!”

  谁也不能说卡恩不智慧,他账算得很快,一下子就计算出每支2美元,每天10支,10年的雪茄钱可以买一幢百货公司;另外,他勤俭持家,并身体力行,从来没有抽过一支2美元的雪茄。

  然而,根据我们前面得出的结论,谁也不能说卡恩有“活智慧”,因为他雪茄没抽上而百货公司也没攒下,不得不对绅士表示恭敬。

  卡恩的智慧是死智慧,绅士的智慧才是活智慧,钱是靠钱生出来的,不是靠克扣自己攒下来的!

  犹太商人有白手起家的传统,至今世界上有名的犹太富豪中有不少人充其量不过二三代人的历史。但犹太商人没有靠攒小钱积累资本的传统。

  2.精明是赚钱的第一要素

  气定神闲、心平气和当然是厚黑商人的化境。不过,厚黑商人的基本要求之一便是“工于算计,长于精明”,这或许是做商人的起点,但实在又是成就商人的关键因素。世界各国各民族中都不乏精明之人,这是肯定的。但对精明的态度却大不一样。

  使犹太商人得以精明并越来越精明有诸多原因,其中有一个极为重要且独具犹太特性的因素,是犹太人包括犹太商人对精明本身的心态。

  中国人不可谓不精明,能精明到发明“大智若愚”的程度,可以说精明已臻于极境。然而,正是从“大智”需要“若愚”可以反窥出在中国人的心态中,精明只像一种上不了台面的丑角,在实际生活中被或多或少赋予了贬义。

  而犹太人则不同。犹太人不但极为欣赏和器重推崇精明,而且是堂堂正正地欣赏、器重、推崇,就像他们对钱的心态一样。在犹太人的心目中,精明似乎也是一种自在之物精明可以以“为精明而精明”的形式存在。这当然不是说,精明可以精明得没有实效,而是指除了实效之外,其他的价值尺度一般难以用来衡量精明,精明不需要低头垂首地在宗教或道德法庭上受审或听训斥。下面这则笑话可以说最为生动而集中地展现了犹太人的这种厚黑心态。

  美国和苏联两国成功地进行了载人火箭飞行之后,德国、法国和以色列也联合拟订了月球旅行计划。火箭与太空舱都制造就绪,接下来就是挑选太空飞行员了。

  工作人员先问德国应征人员,在什么待遇下才肯参加太空飞行。“给我3000美元,我就干。”德国男子说,“1000美元留着自己用,1000美元给我妻子,还有1000美元用做购房基金。”

  接下来又问法国应征者,他说:“给我4000美元。1000美元归我自己,1000美元给我妻子,1000美元归还购房的贷款,还有1000美元给我的情人。”以色列的应征者则说:“5000美元我才干。1000美元给你,1000美元归我,其余的3000美元雇德国人开太空船!”

  犹太人不需从事实务而只须摆弄数字,就可以白拿1000美元,还可以送工作人员1000美元的人情,这种精明的思维逻辑正是犹太商人经营风格中最显着的特色之一。

  令人意外的是,这不是其他民族对犹太人出格的精明的一种刻薄讽刺,而是犹太人自己发明的笑话。

  平心而论,犹太人并没有盘剥德国人,德国人仍然可以得到他开价的3000美元。至于犹太人自己的开价,既然允许他们自报,他报得高一些也无可非议,怎么安排纯属他个人的自由,就像法国人公然把妻子与情人经济上一视同仁一样。所以,在这则笑话中,犹太飞行员的精明也没有越出“合法”的界限。

  而且说实话,仅就结果而言,任何一国的飞行员要处于这种“白拿1000美元”的位置上,都会感到满意的。但无论在笑话中还是现实生活中,他们都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甚至连想也不会想到,因为这种“过于直露的精明”在潜意识层次就被否定了:他们会为自己的精明成精而感到羞愧!

  但从这则笑话本身来看,我们丝毫感觉不到犹太人有为自己精明得“过分”而羞愧的意思,只有一种得意,一种因为自己动出了如此精明甚至精明得无法实现的念头而“洋洋自得”的心情。至于是否“过于直露”,这种考虑丝毫不能影响他们的精明盘算,更不能影响他们对精明本身的欣赏。他们把精明完全看做一件堂堂正正,甚至值得大肆炫耀的东西!可以说,对精明自身的发展、发达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这种坦荡的态度更为关键、更为紧要了。犹太商人可以说就是在为自己卓有成效的精明开怀大笑声中,变得越来越精明的!

  犹太民族的笑话大多都是精明的笑话,而现实生活中的犹太商人更多的是精明之人,而且还是同样对精明持这种坦荡无邪态度的精明之人。

  9.厚黑经商之道:现金主义

  厚黑之士都是功利主义的忠实信徒,他们讲求实际利益,而不为虚幻缥缈所诱惑。正如犹太人所说:“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才是真正的实惠。”犹太商人有一特点,那就是崇尚现金主义,所谓与厚黑之士是千载同调。

  奥地利的硝烟散尽之后,皇帝想要犒劳那些在战斗中英勇无畏的人们。当不同职业、不同民族的人们到来后,皇帝说:“说出你们的愿望来,我将以此奖赏你们,我的了不起的英雄们。”

  “把波兰归还我们吧!”一个波兰人嚷道。

  “它是你们的了!”皇帝应道。

  “我是个农夫,我要土地!”一个可怜的农民叫道。

  “土地是你的了!”皇帝应道。

  “我想要个啤酒厂。”德国人说。

  “给他一个啤酒厂!”皇帝下了命令。

  最后轮到了一个犹太士兵。

  “年轻人,你想要什么?”皇帝微笑地问道。

  “如果可能的话,陛下,我想得到一条非常漂亮的青鱼。”犹太人怯生生地嘀咕着。

  “哎呀呀!”皇帝叫道,耸了耸肩,“给这个人一条青鱼!”

  皇帝离开以后,那些英雄们围住了犹太人。

  “你多傻啊!”他们责怪他说,“想想看,当一个人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的时候,你却只要了一条青鱼!你也太辜负皇帝的美意了吧?”

  “我们倒是看看谁是傻瓜!”犹太人回敬道,“你们要波兰的独立,要农场,要啤酒厂,这些东西你们根本不太可能从皇帝那里得到。而我呢,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我要一条青鱼,也许我就能得到。”

  由此可以看出,犹太人是非常注重实际的,他们认为,做人就要实际,能得到什么,千万不要过于贪心,贪心了反而什么都得不到。一个人只有合理定位自己,才能够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在商业中,在犹太商人的眼里唯有现钞是最实在的,这叫现钞主义。犹太商人的现钞主义的生意经,在日常生活及交往中表现得特别明显。

  如果你在做生意时与犹太商人打过交道,也许就明白他们对交易方的评价。他们的心中关心的是“那个人今天究竟带来了多少现款?”

  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对公司的评价往往是:“那个公司,今天换成现款,究竟值多少?”

  犹太商人关心的是现金,力求把一切东西都“现金化”,因而他们做生意时力求现金交易。犹太商人认为,纵然交易的对方,在一年后确能变成亿万富翁,亦难保证他明天不发生异变。与其把商品赊销出去,拥有一大堆的欠款,不如拿到实实在在的钞票。

  同样,犹太商人对银行存款也不太感兴趣。在犹太商人眼里,银行存款虽然有利息,但是利息是微乎其微的,而且利息的增长幅度还不如物价上涨速度快。而且,银行存款还需要缴纳财产继承税什么的,总没有现金来得安全和可靠。

  确实如此,在错综复杂的社会中,有谁能知道明天是怎样的?在这个世界上,人、社会及自然,每天都在变,唯一不变的只有现金,这是犹太商人的精明。

  对于犹太商人而言,不减少就是不亏本的最起码条件。记住犹太商人的现金至上原则,是经商中最简单、最实用的方法。不管你是谁,想做什么样的生意,在这一点上多做尝试,就会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和痛苦,至少也得坚持定期收款的原则。

  10.动手赚钱不问出处

  厚黑之术,之所以威力巨大,是因为它不会被许多虚幻的规则所束缚。同样在经商活动中,厚黑商人对生意对象总是一视同仁,不带一丝成见。在他们看来,因成见而坏了赚钱的生意,简直愚蠢至极。

  犹太人散居世界各地,虽然他们也有国籍之别,但是他们都自视为同胞,而且他们之间都经常保持密切的联系。犹太人在经商过程中的宝贵经验:贸易之中无成见;要想赚钱,就得打破既有的成见,就像金钱没有肮脏和干净之分一样。犹太人对交易的对象也是不加区分的。只要能赚钱,达成生意协议,能从对方的手中得到钱,就可以做。在犹太人观念中,除了犹太人之外,一律被称为外国人。为了赚钱,不管哪国人,都是他们交易的对象。他们绝对不会因为交易对象的宗教信仰、肤色、社会性质而放弃一桩能赚钱的生意。

  犹太人聪明地认识到:要赚钱,就不要顾虑太多,不能被原来的传统习惯和观念所束缚;要敢于打破旧传统,接受新观念。众所周知,金钱是没有国籍的,所以,赚钱就不应当区分国籍,也不应为自己计划赚钱的种类限制圈子。这也是犹太人的成功所在。

  一方面,犹太商人在文化背景上就没有受到禁欲主义束缚。犹太教中总体上从来没有这方面的要求。犹太人生活也从未分化成宗教与世俗的两大部分。犹太人在宗教节期间有苦修的功课,但功课完毕之后,便是丰盛的宴席,虽然无法同中国人相比(犹太人至今仍把“中国厨子”同美国工资、英国房子、日本妻子一起,列为理想生活的四大要目)。所以,那种形同苦行僧般的不抽雪茄的生活方式,不是犹太商人的典型生活方式。

  另一方面,从犹太商人集中于金融行业和投资回收较快的行业来看,他们本来就把注意力集中在“钱生钱”而不是“人省钱”上面。靠辛辛苦苦攒小钱的人是不可能有犹太商人身上常见的那种冒险气质的。

  这两个因素的结合,使犹太商人的经营方式和生活方式形成了鲜明对照。在业务方面,犹太商人精打细算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成本能省一分就省一分,价格能高一点就高一点。但在生活上,类似于每天吸2美元一支的雪茄10支,并不是什么罕见的现象。像英国犹太银行家莫里茨·赫希男爵那样,在庄园里招待上流社会人物,在历时两周的款待中,其他不说,光是狩猎游戏中宾客射死的猎物就达1.1万头,这毕竟是不多见的。但即使节俭到冬天不生火炉的上海犹太商人哈同,也舍得以70万两银元修造上海滩最大的私人花园爱俪园,以取悦自己的爱妻。

  犹太商人的这种总体上的生活方式,令同为当今世界着名商人的日本商人叹为观止。犹太商人不管工作如何忙,对一日三餐从不马虎,总留出时间,还要吃得很像样,而且进餐时忌讳谈工作。而日本商人的人生格言是:“早睡早起,快吃快拉,得利三分。”两相对比,日本人大觉羞愧:“仅仅为得三文钱,就必须快吃快拉,这是何等贫穷的表现。”

  对吃饭的态度只是对犹太人生活方式的一点表现。他们每周还要过那整整24小时不谈工作甚至不想工作的安息日!因为犹太人是世界上最谙熟“平常心即智慧心”的道理的民族;犹太教靠尊重信徒的生理心理要求而保持住了他们的虔诚,犹太商人也同样靠“尊重”自身内在的自然要求而保持住了自己经商时的平衡心理。常言道“利令智昏”,一个在利润(工作)问题上拿得起放得下的商人,其智力才不会衰竭。

  早期好莱坞巨头之一,同样白手起家的刘易斯·塞尔兹尼在告诫其子大卫时说:“过奢侈的生活!大手大脚地花钱!始终记住不要按你的收入过日子,这样能使一个人获得自信!”这已经成为好莱坞的经营原则。

  对于一个商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自信更为重要的呢?它能使你自己发挥原有的能力和才智,能使同伴增加信任,能使对手感到压力。一个气定神闲、心平气和的商人,才像真正成功的商人。

  而反观我们中国人,在赚钱时,总是特别注意钱的出处,开当铺、收购垃圾、卖棺材之类的钱,往往被大多数人认为是肮脏的钱,规规矩矩地工作挣得的钱才是干净的钱。而在犹太人看来,钱是没多大区别的,既然都是钱,我就可以赚,我关心的是钱,而不是钱的性质。把钱加以区分,是一件无聊透顶的事,既浪费时间又束缚思想。这是犹太商人的厚黑而务实的风格之一。